竹里花开

最近太丧了,欢迎催更,至少让我知道还有人想要我写下去QAQ

避风港8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行文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2的拓展,剧情发展混乱,慎入!!!

——

志村团藏被逮捕,国会撤掉了他判事的职务。在千手柱间的大力推动下,调查顺利进行。宇智波鼬的罪名终于被洗清了。

"虽然鼬现在已经证明了他的清白,但是我要求他目前还会待在国外,最近志村团藏的党羽狗急跳墙,开始乱咬了,鼬待在国外更安全。"宇智波富岳看着佐助指责的目光,尴尬地捂住脸假装咳嗽。

美琴急忙上来安慰炸了毛的佐助:"没关系,等到国内的形势稳定下来,鼬就会回来了。鼬之前打来电话说很想念佐助呢,佐助也要乖乖地待在家里等哥哥回来哦。"

佐助红了耳根,他扒开美琴的手,扭过头去:"我知道了,我会等着鼬的。妈妈你不要老把我当小孩了,我都16岁了!"

鸣人看着面前一家三口的温馨画面,高兴地说:"耶!这样子就是大团圆结局了我说!"

然后被玖辛奈重重地砸了一拳在头上,"疼死了!老妈你干什么?!"

玖辛奈的脸被阴影笼罩,头发无风自动:"离你的大团圆结局还早着呢!你的辅导员给家里打电话了,这一学年你都在外面浪,出勤率完全不够,还想不想毕业了你!"

鸣人揉着头上的大包理直气壮地回答道:"因为我要找佐助啊,学校那些事才没空去理。佐助比学校重要多了!"

"还敢顶嘴?!小兔崽子要造反了是吧!你毕不了业佐助也不会要你的!到时候你就是个狗不理包子,没人管!你想变成街上的流浪汉吗?"玖辛奈暴跳如雷。

可是鸣人只听到了'佐助不要你'的那句话,他转过头去,用湿漉漉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佐助:"我毕不了业佐助就不要我了吗?QAQ"

佐助被笼罩在玖辛奈的阴影里,不自然地避过了鸣人的眼神:"笨蛋。"

"QAQ佐助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

波风水门看着鸣人可怜兮兮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上前劝架:嘛嘛,玖辛奈也不要太生气了。鸣人你也是,我们已经给你安排了补习班,你一定要好好补上之前没上的课哦。"

玖辛奈阴沉地加了一句:"在你通过考试之前,你被禁足了,别老想着来找佐助玩。"

佐助看着鸣人的惨状,心里庆幸的情绪还没消散;美琴拉过他的手,温柔又不容拒绝地说道:"佐助,你之前缺了两年的课,现在应该在上高二了,我也给你请了家庭教师,要好好补课啊。"

佐助:"我不……"

"鼬在你这个年纪已经被国外的大学破格录取了,而且还有不少论文发表了。你也想努力赶上哥哥吧。"

"……我知道了。"

"T_T佐助不要答应啊,这样我们就不能见面啦我说!"

"白痴吊车尾,你快去好好学习吧,让知识滋润一下你干瘪的大脑吧。等着你'出狱'的那天,我请你吃拉面!"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又不缺一顿饭店钱,就算你把我吃穷了我也认了。……就算是你一直没放弃我的报答吧"佐助小声最后的话语。

鸣人没有听清,"佐助你说啥?"

"没什么,走快点!"恼羞成怒的佐助推了鸣人一把,两人一起走出了房门,飞奔而去。

"最后的自由一定要好好享受啊!"鸣人的吼声随风穿来,穿过了整条街道,飞上了天空。

——

房子里木然的四位家长看着两人携手而且的身影,水门呆滞地出声:"不知怎么,有一种会跟富岳和美琴变成亲家的感觉啊。"

——

终于辞掉了棘手工作的千手柱间兴高采烈地拉着宇智波斑的手走在异国的街道上。

千手柱间深情地凝望在宇智波斑的侧脸,深沉道:"斑,晚上我们开车去拉斯维加斯吧,我想和你以前去欣赏夜景。"

宇智波斑不屑地抱臂斜了千手柱间一眼:"柱间,你的小心思已经暴露无疑了,不行!你在把钱输光我们就要露宿街头了。"

千手柱间被恋人干脆的拒绝打击到了,他消沉地蹲在了街角,黑色自带蘑菇的消沉气氛蔓延开了,行人纷纷绕路。

宇智波斑看不下去了,一把拉起了千手柱间:"不要在街上发散你的消沉癖,没看见咱们这里已经成了无人的真空地带了吗?"

他的眼神柔和起来,看着千手柱间沮丧的脸:"就着一次,分一半的钱给你,不许多拿,还要吃住呢?"

千手柱间一改之前都消沉氛围,阳光灿烂起来:"谢谢斑斑,我最爱你了!"

宇智波斑的回答则是一把扯下了千手柱间的领带,咬上他的嘴唇。

两人随即在街上热吻起来,周围传来了口哨和旁人大声叫好的声音。

——

放暑假的第一天,宇智波带土瘫在床上,靠着外卖渡过。

一周后,他还是瘫在床上,正在手机上翻着外卖菜单的他被强行地拽了起来。

来人一般掀开他的被子,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透了进来,带土仿佛被烫到了一样,跳起来站在床上:"卡卡西你这个大辣鸡,突然乱入不要打扰我悠闲的暑假!"

来人弯下腰,把无论乱扔的外卖盒和泡面袋装进了黑色的垃圾桶里。

大夏天都不嫌热,依然带着口罩的旗木卡卡西抬头望向他:"我就知道会这样,你还记得暑假前琳约我们去海边合宿的事了吗?"

带土愣了一下,下来床,拿起桌上的日历:"我当然记得啊,那个不是在一周之后……啊啊啊啊啊啊,怎么是今天?我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一周的时间了吗?我肯定是被外星人绑架了才会失去记忆!怎么办,来不及了!笨卡卡你都不提醒我,辣鸡!"

卡卡西叹了口气:"是是是,我是辣鸡。所以说你快点收拾一下。琳和老师师母他们应该已经出发了。所以我跟琳说了会和你一起走,晚点到。"

"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我没有准备泳衣!"带土一边惨叫着,一边收拾行李。

卡卡西看着被带土塞得乱七八糟的可怜行李箱,认命地走过来:"泳衣到了海边再买吧,行李我来帮你收拾,你快去把垃圾扔了,顺便把水槽里的碗洗了,出这么长时间点门,留在那里肯定会生蟑螂的。"

带土听话地放下了手里的衣服,拎起垃圾袋走出了门。

卡卡西心中暗叹到,自己就是个老妈子命,每天跟着这个娇贵的少爷身后,给他收拾烂摊子。

不过,这个老妈子我做得甘之如饴。他看着厨房里手忙脚乱的带土,微笑起来。

"笨卡卡,快点啦,我都洗完碗了,你还没收拾好?"

前院,带土逆光站着,刺眼的阳光把他的身影都映成了黑色。

卡卡西拎着行李箱,向着那个人影走去,步子越来越快,他飞奔向那个人,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

"卡卡西?怎么了?"

"没事,就是突然很想抱抱带土。"

"大辣鸡,瞎说什么傻话。不过看着你这次给我在琳面前掩饰的份上,就让你抱一下吧,这次可是特例哦。"

——

不管你身在何处,我所在的地方就是你的避风港。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