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最近太丧了,欢迎催更,至少让我知道还有人想要我写下去QAQ

灯如昼2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

银色头发带着面罩的忍者亲密的搂着一个人的肩膀走了进来。

窄小的门口容不下两个大男人同时进入的宽度,两个人在门口挤了一下,这样了却也没有放手,硬是挤了进来。

鸣人望着那个左脸有着凹凸不平的疤痕的人,似乎看呆了。

“宇智波带土?”

一个巴掌向他脑后袭来,鸣人反射性地向佐助那里错了一步,几乎靠在了佐助身上。

“要叫老师!”“笨蛋,不要靠的这么近!”两个声音交错响起。

鸣人被佐助推得踉跄了一下,倒在了进门的第三个人的怀里。

软软的凸起?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一只手拎了起来,在空中胡乱的蹬腿挣扎。

“臭小子,敢占琳的便宜?!”

“放开我!”“放开鸣人!”

两双漆黑的眼睛恶狠狠地对视,空气中仿佛迸出了火花。

宇智波带土的手臂被轻轻挽住了,他回过头来,跟那双温柔的棕色眼睛对视了一秒,马上心虚地放开了手。

没有防备的鸣人重重摔在了地上,他揉了揉摔痛的屁股,跳了起来,警惕地望着带土。

那个宇智波的眼睛是完好的,卡卡西的双眼也是,到底怎么回事?

--

“抱歉啊,鸣人,带土太急躁了。”温柔的手轻轻揉了揉鸣人的头发。

鸣人抬起头,呆呆地望着这个女人,棕色的头发和脸上紫色的花纹,正是他在卡卡西老师的旧相册里找到的合照中的女孩——野原琳。

“好了,其实我和卡卡西只是来旁观的,带土才是第七班的带队老师哦,大家要好好相处啊。”棕发的女人笑眯眯的说。“不过要是平时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和卡卡西哦,我们肯定会帮助大家的。”

--

艳阳高照的上午,他们聚集在训练场中,鸣人看着宇智波带土拿出了两个铃铛,心里失望地嘘了一声,还是这个套路啊。

大树的树荫下站着琳和卡卡西。

琳兴高采烈地向着鸣人一行人喊道:“要加油啊,鸣人、佐助,还有佐井君。”

宇智波带土直直地望了过去,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点莫名的委屈,头上仿佛有一片阴云环绕。

“带土也要加油啊!”乌云立即被阳光驱散,带土周围仿佛冒出了小花花。

他的余光不慎瞥见了琳旁边的男人,内心不满。

那个人这个时候还在抱着他的小黄书不放手,明明今天很早就蹲在了他的窗户上,还害得他早上醒来的时候吓了一跳。

说是要看看带土当上老师的样子,还叫上了琳一起。现在还不是埋在他的书里根本不抬头嘛。

果真是个大垃圾!

带土的眼神凶狠了起来,他恶狠狠地白了卡卡西一眼,却正好对上了卡卡西的眼。

那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带起头来,眉眼弯弯地注视着他,看到带土凶狠看来的目光,卡卡西向着他轻轻地眨了眨眼。

带土打了个激灵,装作什么是都没发生一样转过头来,可是他的通红的耳朵却泄漏了他不平静的心情。

“快,你们商量好了没?开始吧!”

--

鸣人躺在大太阳下的草坪上,目光无神。他刚刚被佐助狠狠地毒舌了一番。

他的左手抬起,捂住被阳光刺痛的双眼。

但是,这样的日子真好啊。

一个黑影挡住了直射在鸣人脸上的阳光,鸣人向上看去。

倒着的佐助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吊车尾,这样就萎靡不振了?”

“才没有呢!”鸣人猛地坐了起来,他的额头差点撞上佐助。

金色的柔软发丝划过下巴,痒痒的,佐助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下巴,眼神柔和了起来。

“那就快起来!贤二说要请我们吃烤肉。”佐助伸出手。

“嗯!”鸣人的眼眶有些发热,他狠狠点头,搭上了那只手,一使劲就站了起来。

佐助看着他们交握的手,嘴角轻轻地勾了起来。

鸣人没有放开手,佐助也不说。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双拉着手向前走去,面前是夕阳下的木叶,在晚霞的笼罩中,宁静而温暖。

彻夜难眠10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非常慢,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1的拓展,不会完全按照大纲写,剧情发展混乱,慎入!!

——

“。。。。真的吗?”

“当然了,好歹我也是带土的队友,怎么可能会认错啊。嘛,算了,恭喜你哦,卡卡西,多年的上坟之路终于走到了头啦。以后可以少买一份供品了。”

“琳,不要开这种玩笑啊。我已经……”承受不了再一次的失去了……

“安啦安啦,没事的,卡卡西,你不会在失去什么了。”琳安慰性地抱了抱卡卡西。“你失去的肯定都会回来的。”

“你看嘛,我不是就回来了。肯定是上天都在祝福着卡卡西的。”

“所以,不要在露出这种表情好不好?”

“……”看来琳没发现到她也是一副快哭了的难看表情。

跟琳对视了片刻,卡卡西突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琳,现在已经能透视出我面罩下的表情了,成长了不少啊。”

平时的死鱼眼也弯出了一道弧度,这是他加入暗部很久没有露出溢着温暖笑意的表情。

“没办法啊,谁叫你怎么都不肯摘下那个面罩。小心被晒出一半黑一半白的阴阳脸哦。”

琳歪着头难得俏皮地向他吐了吐舌头。

“好了,闲话就到此为止吧。卡卡西,你准备好了吗?去见三代目火影。”

--

“关于这件事还是可以挽回。”

“带土是看见我死亡的场景才会意识到所谓世界的黑暗面,但是现在我还活着,而且带土也只是被别人蒙蔽了双眼而已。”

“现在的他只能看到世界的黑暗面,所以才会越陷越深。我们可以从这点入手。”

“请您,再给带土,再给宇智波一个机会吧。拜托了!”琳深深地弯下腰。

“我这里也拜托了!”卡卡西接到了琳的眼神,反应过来,也深深鞠了一躬。

“请您再相信一次宇智波的爱吧!”

“……”

--

两个并肩走出火影楼的人,琳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与卡卡西对视一眼,默契地向着一个方向奔去。

--

确认了结界的完整性后,琳整个人都不顾形象地瘫坐在了地上。

“啊,我刚刚真的是特别紧张。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卡卡西在琳旁边坐下,“我觉得琳刚刚说的很好啊,你看你很快就说服了三代帮助宇智波。”

琳不忍回忆地捂住滚烫的脸:“求求你不要再让我想起来了,宇智波的爱什么的,我都是紧张到失去意识了才顺嘴说出来的,太羞耻啊。”

“好了好了,说正事,卡卡西,带土的万花筒能力是神威,空间性的能力,但是只有一只眼的他能力也只能发挥一半。这个时候就看你的这只眼睛了,你应该也是能链接神威空间的,接下来你需要去尝试练习这个。”

卡卡西若有所思地抚上了自己被护额遮住的眼睛“带土……”

“别惆怅了,很快就要见面了,你要保持一个强势帅气的形象才行,一定不要被带土压下去!”

“卡卡西,我知道你对带土有愧,我也一样。但是现在带土的情况不是咱们不停向他道歉就能解决的了,必须得先把他抓住才行。”

“总之,你就时刻做好战斗准备吧,到神威里去守株待堍吧!”

“嗯---”

“怎么了?”

“那琳要做什么呢?毕竟在三代那里发下了那样的豪言壮语……”

“我嘛,我要接着出任务咯~”

“不要用那对死鱼眼盯着我啊,我才没有想偷懒呢,我可是去干正事的。”

“下一个目标,鬼之国!”

--

宇智波带土最近十分·烦恼。

他在不久之前看到了自己的队友原野琳,活着的,生机勃勃的琳。

他的组队邀请却被琳拒绝了,而他就眼睁睁地看着琳回了木叶。

等他再去木叶看琳(顺便跟踪卡卡西)的时候,却看到两个人在街上并肩而行,有说有笑,琳怀里还抱着一个可爱的孩子。

这个场景让他的心里又酸又涩,一直到现在还难以释怀。

这种心脏紧缩胃里酸痛的感觉被他归结为看到琳这朵鲜花插到了卡卡西这坨牛粪上的不忿感。

但是,那个天才卡卡西现在大概也成长到了能配得上那么完美的琳的地步了吧吧,而且琳也是一直在喜欢着他的,现在也是如愿以偿了啊。(这个人完全忘了琳之前的宣言)

--

宇智波带土在神威空间思考着人生的时候,被一大堆从天而降的红豆糕埋住了。

他费力的从掩埋了他的红豆糕堆里挣扎出来了,便听到到一个熟悉的久违了的声音。

“这次终于成功了啊,幸亏没浪费很多红豆糕。”

宇智波带土猛地转过头去,力道大的让人担心他会不会扭到脖子。

旗木卡卡西站在高处,还拿着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小黄书,俯视着他。

“带土,真是好久不见了。”

那个人说着,右手亮起里耀眼的电光。

天降之物2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

忍宗,大筒木羽衣的书房。

翻来覆去地看着这张字条,羽衣沉思着。

“这些字与现在的文字有一些相同之处,但是简略了很多,语法也有一些类似之处,倒是可以猜出大致意思。”

“为父事务繁忙,不得空闲。这事就交予因陀罗你了,正好你也顺便校考一下阿修罗的学习进度。”  

“是。”

--

待从宗主的书房出来,阿修罗像没骨头一样靠在了因陀罗身上抱怨了起来:“老爹根本就不忙啊,明明只是坐在那里发呆而已嘛。”

因陀罗用指头轻轻地推了一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

“父亲事务繁忙,这件事既然我可以自己解决,就不用去劳烦父亲了。”

“嘻嘻,好久没跟哥哥一起玩了,我也很开心啊。”

“哥哥每天天不亮就出去修炼了,晚上回来也只呆在屋子里。像这样跟哥哥说话也是好久没有过了。要不是我主动找上来,哥哥该不会还是一直不理我吧。”

“我不是故意的,是阿修罗每天你起得太晚了,每次来不及跟你告别就出门了。”

“哼!别以为我没看出来,我对哥哥的所有事情都很清楚,那天明明就是生气了。”

“太藏私底下其实有点害怕哥哥的,他觉得哥哥平时处理事务的时候看上去好像很凶。那次游玩才没有邀请你。”

“而且之后我也跟他们好好给他们讲了哥哥的温柔之处了。”

“哥哥明明很温柔啊,要是大家都能明白就好了。”

因陀罗轻轻地叹了口气,未尽的话语湮灭在冰凉的晚风之中。

阿修罗,会觉得我温柔的人,只有你一个啊。

--

阿修罗凑近了书桌,椅子拖过地板划出了长长的令人牙酸的刺耳响声。

因陀罗打了个激灵,皱眉向后看去。对上了阿修罗傻乎乎的笑脸,眼中含满了某种期待的感情。

因陀罗无奈地站了起来,接过弟弟手中的椅子,将其搬离地面,轻轻地放在了自己坐的椅子旁边。

阿修罗欢快地奔了过去,乖巧地坐在了座位上,继续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

--

真是败给你了。

因陀罗揉了揉弟弟的头发,坐下来继续破译卡片上的文字。

--

屋外由喧闹变得寂静,夜深了,陪伴着因陀罗的只剩下了草丛里蟋蟀的叫声和身边阿修罗轻轻的呼吸声。

因陀罗转头一看,信誓旦旦地说着要帮他的弟弟现在已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嘴边咧开了笑容,像是做着什么美梦。

只是可惜了他手下的纸张,已经被某人的口水浸湿了一片了。

因陀罗掏出手帕擦掉弟弟嘴边的口水,轻轻地把那张湿了一半的纸张抽了出来。

纸上的字迹已经模糊不堪了,但是还是能看出一部分。

有两个小人手拉手的涂鸦,阿修罗还特地用红笔画出了其中一个小人的眼睛。

还有一些断断续续的句子,像是什么“认真的哥哥最好看了”之类的话。

因陀罗被取悦了,他微微勾起了唇角,清浅的笑容里带着一丝令人看不懂的情绪,但也无比温柔。

--

夜深了,阿修罗却突兀地醒了过来,身上盖着的毯子有他的动作划了下来,他尴尬地看着桌子上的口水,在因陀罗看过来的时候试图用袖子挡住。

因陀罗轻轻挪开他的胳膊,“脏。”,拿起桌边的抹布擦了擦那片地方。

阿修罗望着哥哥的侧颜,感到了无地自容。偷偷用袖子抹了抹嘴。

--

因陀罗体贴着羞得恨不得把头埋在桌子下面的弟弟,主动说道:“这张卡片上的文字已经破译完了,一起看看吧。”

“嗯?嗯!”阿修罗愣了一下,马上答应了。

--

卡片背后的这段文字似乎是一个人的自述,他似乎每天都在旁观着别人的生活,又由别人的生活想到了自己和自己的哥哥。

他看着一个孩子出生、长大、又夭折在战场上。孩子偶然认识的朋友却是对立家族的人,他们在战场上厮杀,直到一个杀死了另一个。

那个人写了自己和哥哥曾经的美好回忆,最后却语焉不详地暗示了兄弟的决裂。

--

阿修罗惊讶地发现这个人的回忆有与自己和哥哥的经历几乎完全重合的部分。

简直,就像是,写下这些事情的人就是他一样。

他不安地抓住了哥哥的手:“哥哥,写下这个的人是我吗?我看这些事,简直就像是、是。。。。”

他的眼眶红了,现在的阿修罗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被兄长牢牢地护在羽翼下的他无法想象到这么残酷的未来。

因陀罗轻轻拍着弟弟的后背,抬起阿修罗的脸,认真地直视着他的眼睛:“这个人不会是你的,我也不是他的哥哥。我们绝对不会走到那个地步的,阿修罗,我深爱着你啊,所以,不要怕。”

--

安抚着深受打击的弟弟,因陀罗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阿修罗哄到了床上。

在阿修罗的强烈要求下,让他从自己的房间抱来了被子,睡到了自己的床上。

--

因陀罗再一次坐到了书桌边上,细细查看着文字里出现的词语。

把查克拉转生这个概念记了下来,打算明天向父亲询问。

--

因陀罗回到床边,却看到阿修罗把自己的被子踢到了一遍,却抱着他的被子睡得香甜。

他认命地摇了摇头,捡起来阿修罗的被子,拍了拍,轻轻爬到了床上,躺在了阿修罗身边,盖上了阿修罗的被子。

身体被阿修罗的气息所环绕,在这深夜让他感到了无比的安心。

--

亮了大半夜的灯光终于熄灭了,忍宗终于陷入了沉静的黑暗中。

黑沉沉的夜,仿佛有无边的浓雾沉重地涂抹在天空中,连星星的微芒也被掩了起来。只有那高悬在空中的月亮,偶尔在缝隙中透出了一丝血色的光影,美丽而不详。

花间蕊2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

千手扉间怒气冲冲地走在自己实验室的路上,却被千手桃华带着一群人拦了下来。

"柱间大人,关于明天的族会……"

"族长大人,之前关于任务的分配我有一点疑问……"

"柱间!咱们上次约好的,城里又开了一家新的赌场……"

扉间强压下暴躁的情绪,硬邦邦地说道:"这些事情先缓一缓,今日千手在战场上取得了巨大的优势,没有必要太快考虑未来的形势,欲速而不达。"

"今天大家就好好庆祝一番,明日再继续吧。"

伴随着包围着扉间的年轻一辈的欢呼和背后长老们不赞同的眼神,扉间揉了揉额角。

他突然想起刚刚忽略过去的一句问话,怒火又一次直冲心头。

他猛地回头死死地盯住那个人,咬着牙,一字一句地拒绝了关于赌场的邀约。

——

千手扉间大步地向前走去,羽织的衣角随着风在空中滚滚飞舞,所到之处人群如摩西分海一般散开。

直到大腿有一只小小软软的生物抱住。

一群刚刚过膝盖的小豆丁围了上来,抢着要柱间叔叔飞高高。

扉间的脚步再一次被迫停了下来。

——

宛如打小怪兽一般,扉间一路披荆斩棘,解决了无数路障后,终于到达了实验室。

可是当他推开门时,看到对着镜子做出各种奇怪表情的"千手扉间"时,他终于爆发了。

"大哥!不要用我的身体做愚蠢的事情!!"

——

宇智波斑从未感受过身体如此虚弱的时候,即使在他的万花筒将眼部侵蚀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时,他也未曾如此柔弱过。

腰腹间的疼痛倒也不算难以忍受,就是身体发冷,冷得宛如置身冰天雪地之中,意识仿佛被牢牢地冻住了一样。

他努力强撑着清醒的意识,安抚着怀着颤抖着的泉奈。

摸索着抚上泉奈的脸,想要抹掉他的泪水。

却没想到泉奈的脸上却是一片干燥。

他的意识渐渐模糊,恍惚间听到了泉奈柔和的声音:"没事的,斑哥一定不会有事的,不用担心,我会把一切都解决好的……"

——

房间外传来属下的低声问询声。

宇智波泉奈捂着怀里人的耳朵,低声支开了族长房间门口的几人。

他将自己的身体放入了特别的封印卷轴中。

抱着卷轴,泉奈潜入夜色。

——

千手族地似乎在举行着盛大的狂欢,远处灯火通明照亮了半边夜空。

泉奈在树间快速地穿梭,向着千手扉间的实验室疾驰而去。

——

推开门,面前是千手兄弟扭打在一起的场面。

这个兄弟阋墙的画面让泉奈沉重的心情莫名地好了一下。

他恶意地笑了笑:"千手家的兄弟情真是好啊,千手扉间,你……"

两个扭打在一起的人迅速分开,千手柱间厌恶而警惕地看着套着宇智波斑壳子的泉奈,千手扉间却露出来灿烂地笑容,扑了过来。

"宇智波斑!"

"斑~"

泉奈被千手扉间灿烂的傻笑吓得一抖,不小心被扑住了。

白发男人像大狗一样在泉奈身上蹭来蹭去。

"大哥!"

"千手扉间!你!"

试图扯掉粘在自己身上的大号累赘的人和试图拽下用自己身体犯蠢的自家大哥的人,他们的动作同时一顿,抬头凝视着彼此。

"宇智波,泉奈?"

"千手扉间?!"

天降之物1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

千年前,忍宗。

因陀罗坐在后山溪边的岩石上,他刚刚赶走了一个黑漆漆的人形,那是不久前才出现在后山的不速之客,它似乎有所图谋。

黑漆漆充满恶意煽动的话语让他的内心十分动荡,像是火烧火燎一般。

因陀罗凝望着静静流淌的溪水,试图放空心灵,使自己平静下来。

旁边的树丛微微抖动了一下,发出来哗啦的声音。

因陀罗以为黑漆漆又回来了,他不耐地望向那个被绿叶掩盖的地方,想要说出驱赶的话语。

那片灌木又抖动了一下,一个棕色的小脑袋拱了出来。

是他的弟弟,阿修罗。

未出口的话语一下子咽了回去,因陀罗跳下岩石,迎了上去。

阿修罗欢快地扑了过了,像是一只正在撒欢的小狗。窝在因陀罗怀里手舞足蹈地说着他在路上发现的新奇的东西。

因陀罗揉了揉弟弟的头发,耐心地听着,时不时附和几句。

这场对话以阿修罗的"哥哥最好了"结尾。

当他话音刚落,天边随风飘来了一张纸片,狠狠地糊在了因陀罗脸上。

因陀罗把纸片拿下来一看,纸上赫然地写着尼桑两个大字,那个丑丑的笔迹一看阿修罗的字迹。

纸片背面还写着大段不认识的文字,却依然是阿修罗的字迹。

因陀罗把手中的卡片塞给阿修罗,"阿修罗,这是你的东西?上面写了什么?"

阿修罗翻来覆去地看了看,迷茫地摇了摇头。

"这些字我都不认识,应该不是我写的。"

"哥哥也不认识的话,要不要去问问老爹,也许他会认识也说不定。"

因陀罗思考了一下便答应了。

两兄弟手牵手地走在回忍宗的小路上。

晚霞倒映着两道拉得长长的影子,渐渐被吸入黄昏里。

避风港——番外2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行文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2的拓展,剧情线发展混乱,慎入!!!

——

波风水门发现自己没有摔到水里,却在一眨眼的功夫间撞进了一个像棺材一样狭小阴暗的盒子里。

盒子似乎是直立着的,但是没有关紧,眼前的缝隙透出一丝亮光。

波风水门走了出去。

他发现自己正呆在一个地下室里,身边身前还站着佐助和几个熟悉的人。

这难道是整人节目吗?刚才明明才在山里,一眨眼的功夫,却到了这儿,难道是佐助和鸣人搞出来的整人节目?

难怪当时商量旅行目的地的时候鸣人非要去山里呢,本来以为他们会想去海边游泳的。

而且还有cosplay,到底是谁给我换了衣服的?水门终于发现了自己的衣服变了的事实。

要扮演忍者,感觉很帅嘛。水门摸了摸下巴,从衣服里掏出出了奇怪形状的苦无,虽然与传统的苦无不太一样,却意外地戳中了水门的点。这个苦无真是不错呢!

明明其他的嘉宾都穿着各种颜色的铠甲,为什么只有我不给盔甲?

他们的妆画的真好,脸感觉就像是泥土做的有一点像是要裂开了似的?

但是没有给我化妆?我的脸好像还是正常的。水门这样想着,摸了摸自己的脸。

开始普及故事背景了呢?看来是战争时期的背景,待会儿就要上战场了吗?

两个臭小子给我闹这么一出,我待会要反整回来

啊肯定。

真亏的他们能请到柱间大人和扉间大人一起来参加这种整人节目。

柱间大人不应该是在和斑大人全球度蜜月中吗?

扉间大人似乎也被堆积如山的公务拖住了才对。

还有猿飞教授一把年纪了,居然也来参加这种整人节目,老人家也不怕闪了腰。

环顾了在场的人之后,水门看向开口发问似乎要开始开启主线剧情的佐助。

啊,没想到柱间大人还有写作的天赋啊。

结束乱世,建立了村子,话说不是国家?而是村子呢。

居然还有误会和决裂+分道扬镳吗?这种理想的冲突很深刻嘛——by听故事听得入迷的水门。

扉间大人居然说出了宇智波蛇鼠一窝这种话,要是被泉奈小少爷听到之后,后果不堪设想。

佐助是得罪了服装师和化妆师吗?为什么感觉这个衣服有点显胖?双下巴都露来了。

水门有点走神了,不知道玖辛奈和富岳怎么样了,会不会也被带到这个节目组里了。

故事终于讲完了,听对话是要换场景了,接下来是战场的剧情吗?忍者的战斗什么的,感觉很厉害呢,好想看啊。

——

"老妈??!!"不久前才在心灵空间和父母分别地漩涡鸣人既吃惊又高兴。

他随着联军前往战场的时候,或许是母子之间特有的感应,天上掉下来的女人那头耀眼的红发令他不假思索地冲了过去。

他身后的卡卡西老师接住了和漩涡玖辛奈一起掉下来的黑发女人。

——

旗木卡卡西看着怀里的人有些尴尬,他跑到鸣人身边,迅速地放下了美琴:"美琴夫人,失礼了。"

他这么说着,目光却忍不住向着鸣人那里望去,那是一抹令人怀念的艳红色,他看着那个人从鸣人怀里跳下来,一拳砸在了鸣人头上,而鸣人可怜巴巴地抱着头,低声下气地解释着什么。

他的眼眶有些发红,那久违了的场景令他想起来了旧日的时光。

在回忆中早已褪色发黄的画面,再一次地鲜活了起来。

突然,从未有过的,他燃起了希望,一切都会变好的,就算回不到那个时候,只要那个人还活着,一定可以改变的。

带土也会回来的,就算他一直恨着我也罢,只要他还活着,他还存在于这个世界,我就不会放弃他的,一定会尽全力追逐他挽回他的。

檐底铃声7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极慢,慎入!
2、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5的扩展,大概不会全按照大纲写,慎入!!!

——

躺着床上假寐的宇智波佐助被一阵急促的敲窗户声吵了起来。

他打开窗户,被一个兴奋的漩涡鸣人冲进来死死抱住。

"佐助,好消息哦!我成为人柱力了,也可以留在木叶了,水户姨姨也和我一起留下来!以后咱们每天都可以见面了我说。"

佐助顿了顿,回抱住他,感觉到怀里的人似乎高兴地快要跳出来了。

"……白痴。"以后可不要在这么让人这么放心不下了,要是我不在了你会怎么样啊。

"好!咱们从明天开始搜索宇智波斑的藏身之处,把他找回来带给初代大叔!"

——

"佐助!这里这里!你看这里是不是很可疑!"

"……吊车尾!小声点,你就是这么做调查任务的?卡卡西是怎么教你的?!"

"说起来今天是满月啊,真是漂亮呢我说~"

"……大白痴。"

"干嘛啊,混蛋佐助,为什么无论我说什么都会被你叫白痴啊?QAQ"

"哦哦哦,那里!"鸣人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他揽过佐助的脖子,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我感觉到了!是白绝,在地下!应该就是这附近没错了!"

佐助得寸进尺地揽住鸣人的腰,把他带到了一旁的书上,低声咬着耳朵:"你想过怎么对付斑了吗?"

"呃——当然是潜入进去找到宇智波斑然后带他回木叶喽。"

"那黑绝?"

"当然是抓住了然后麻烦佐助你地爆天星了他啊我说。"

"……"

"?"

"唔!"鸣人捂住了被狠狠弹了一下的额头,委屈地望向佐助。

"真是个笨蛋。"

"咱们之前获得的六道之力都被暂时封印起来了,可能是穿越时空的后遗症吧,现在都身体承受不了,应该会随着身体强度的提高慢慢恢复。我现在还用不了轮回眼。"

"倒是你,漩涡一族的封印术你学了多少?"

"啊哈哈哈哈……"

宇智波佐助看着漩涡鸣人摸头傻笑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宇智波斑是意志坚定的强者,以咱们现在的力量可能无法劝服他,得借助封印术。"

"那要不要跟初代大叔通个气?初代大叔的话肯定能做到的!"

"以咱们现在的力量来说,拉初代一起也是个好主意,只是必须有足够的理由,光咱们小孩子的身份就已经足够令人生疑了……"

——

"水户姨姨,我可以看这里的卷轴吗?

"鸣人今天居然想要好好学习了,没有跟朋友出去玩,是不是吵架了?要好好相处啊!"

"我跟佐助一直都很好啊我说,只是想要让他看看我漩涡鸣人大人的实力而已!"

"欸——在小伙伴面前说了大话,现在没法收场了吗?那你就好好学习吧!要姑姑帮帮你吗?

"不、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

——

"佐助!怎么没看到鸣人?"

"……我又没和他绑定,凭什么一定要和他一起。"

"抱歉抱歉,是跟鸣人吵架了吗?"

"没有。"

"如果吵架了的话一定要第一时间和对方好好谈谈哦,要不然矛盾会越来越深的,不来往就会慢慢疏远了的。"

"……"

"啊啊,抱歉,我说得太莫名其妙了吧,哈哈哈。"

"……您和宇智波斑就是这样疏远的吗?"

"我和斑……"

月将沉3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极慢,慎入!
2、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4的扩展,大概不会全按照大纲写,慎入!!!

——

漆黑的天边上隐隐透出血色的亮光,天快要亮了。

千手扉间难得穿上他那身黑色纹付羽织袴的正装,黑色的羽织背后印着千手家的家纹。

他看着镜中的自己,镜子里的白发男人也面无表情地直视着他。

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有轻轻的敲门声传来:扉间大人,……"

扉间心不在焉地听着眼前属下的汇报,想起来那天与那个即将成为自己的妻子的女人——漩涡美都的会面。

——

坦白说,她是个漂亮的女孩子,个性也如漩涡水户一般直爽。

但是与水户不同的是,她太年轻了,也被水户保护得太好了,个性天真。她虽然明白这次事情的大致情况,却没有深想。

也可以说,她是一无所知地被送到木叶来的。

艳丽的红发被高高束起,美都露出笑容:"你就是我未来的丈夫吗?来来来,咱们认识认识。"

扉间被她拉了出去,扉间回头看向屋里,坐在那里的千手家和漩涡家的长老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

"说老实话,其实我也不是很懂这些事情,但是和你成亲能帮到水户姐,所以我就来了。"

"……"

"我明白咱们没有什么感情基础,来的时候我也打听了一下关于你的事情,你应该也不是那种性格很差的人,所以我就同意了。"

"我是觉得跟谁结婚都一样,所以要是这桩婚姻能够换到更多利益,也算是值了。关于这个,你也是一样的吧!"

"总而言之——,就是这样,以后的日子咱们好好相处吧!"

女孩笑着伸出了手,做出要和他握手的姿势。

扉间垂在身侧的手指微微动了几下,被女孩一把握住,用力晃了晃。

——

宇智波泉奈一直窝在火影楼处理着成堆的文书。

千手扉间请了婚假,得力助手不在了之后,有的没的的杂事一下子多了起来。

这些天,他把自己埋在文件之中,自欺欺人地不愿意去想外面发生的事情。

一向自认为天不怕地不怕的泉奈,却在这件事是踯躅不前。

面对扉间的冷漠回应,他仿佛在大雪中踽踽独行,浑身冷得发抖。

飞快游走的笔尖停了下来,在白纸上染上了一团墨迹。

泉奈扔下笔,蜷缩在高高的办公椅上,胃部的疼痛酿成一股酸楚,直冲脑门,鼻子和眼睛也热热地刺痛了起来。

他把抬起头,右手牢牢地捂在脸上,狠狠地吐出了一口气,努力把这不合时宜的伤心感压下去。

泉奈看向窗外,月亮已经落了下去,橘红色的朝颜晕染在泛着白色的天边,却意外地刺得泉奈张不开眼睛。

整理目录(1.0)

避风港(已完结)(鸣佐鸣)
1     2     3     4     5     6     7     8     后话

避风港番外(连载中)(鸣佐鸣,柱斑,止鼬)
1     2

彻夜难眠(连载中)(带卡带)

1     2     3     4     5     6     7     8     9     10

檐底铃声(连载中)(柱斑,鸣佐鸣)

1     2     3     4     5     6     7

月将沉(连载中)(柱斑,扉泉)

1     2     3

灯如昼(连载中)(鸣佐鸣,止鼬,带卡带)

1

花间蕊(连载中)(柱斑,扉泉)

1     2

逝不相好(待开)(鸣佐鸣,带卡带,止鼬)

天降之物(连载中)
1     2

花间蕊1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

宇智波斑从噩梦中醒来,屋里已是一片黑暗。

他摸索着想要点着附近的蜡烛,却发现屋子里的摆设换了位置。

这个放置的方式……这是泉奈的房间!

有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声音掩不住难过:"泉奈大人,斑大人的换眼手术已经完成了,十分成功,;您可以放下心了。请再躺下多休息一会吧。"

来人是宇智波火核,是斑的得力干将,也是族中的三把手。

可是他刚才叫我什么?泉奈大人?

惊讶之间,斑抚上自己的眼睛。

虽然脸上裹着绷带,但是明显感觉到眼皮凹陷下去,眼眶里没有眼球。

这是泉奈的身体!我到了泉奈的身体里!那泉奈呢?泉奈会在我的身体里吗?!

斑捂住腹部的伤口,疼痛蔓延到了全身,但是他无暇顾及。

他急切地抓住火核:"带我去族长卧室!快!"

——

"泉奈!泉奈!"

宇智波泉奈被呼喊声吵醒,他不悦地翻过身来。

从提出把眼睛移植给斑哥的那时起,他就没想自己会活下来。

但是这不代表他忍受在想要安静地进入沉眠的时候被人不断吵醒。

到底是谁啊?不能让人安静去死吗?

颤抖的手轻轻触碰了泉奈的脸颊,那只手冰凉冰凉的,就像一个死人。

泉奈警惕了起来,他的手伸到了枕下想要拿出那里藏着的苦无,却什么也没有摸到。

来人紧紧地抱住他:"真好,真好,泉奈,你会活下来的,太好了!"

"斑哥?"泉奈犹豫地回抱了上去,却发现蹭到他脸上的斑的耳朵却滚烫得仿佛要烧起来。

而他的另一只手,在斑哥背后摸到了熟悉的,每天都会扎的辫子。

泉奈一惊,摸索起了自己的身体。

头发是硬硬的炸毛,没有扎起来。眼眶里的眼睛完好无损。腹部也没有那道贯穿了他的伤口。

泉奈又摸向斑的腰间,那里裹着厚厚的绷带。

摸向斑的眼眶,眼皮底下没有了眼珠。

——

泉奈紧紧地抱住怀中自己的身体,几乎要留下泪来。

都怪他,要不是他执意要把眼睛换给斑哥,斑哥也就不会来到他这具破败的身体里。

死的人应该是他才对,斑哥应该好好活下来,获得永恒万花筒的力量,然后振兴宇智波一族,有一个幸福地家庭才对。

现在斑哥要代替他去死了。

不要!

绝对不会让斑哥死的!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一定会让斑哥活下来的!

——

千手柱间在一片散落的酒瓶中醒来。

他闻了闻身上的酒臭味,环顾四周。

这里是扉间的实验室,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明明刚才房间里计划着晚上潜入宇智波族地给泉奈治伤的事情,然后睡着了。

难道是扉间把我带过来的?不可能,这样我不会没有察觉啊?

千手柱间站了起来,走向了实验室的门口。

他无意中瞥见了门口柜子里放在的一面镜子。

千手柱间呆住了。

镜中映出了一个有着一头白发,脸上有三道红痕,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人。

那是他的弟弟,千手扉间的脸。

——

千手扉间从书桌上爬起来,这里是他大哥千手柱间的房间。

桌子上还乱丢这一些纸团,扉间展开了其中一个。

纸团上的杂乱涂鸦让他大为光火。

这个不省心的大哥打算夜闯宇智波族地。

扉间把手中展平的纸再一次地捏皱了,他打算去找他大哥理论一番,然后看紧柱间,不要让大哥毁了他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千手一族的优势。

扉间起身时被垂到胸前的黑色长发吸引了注意。

他试着伸手扯了扯,感觉到了头皮的刺痛。

扉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来到房间的镜子面前。

镜中映出了一个黑发男人,平时总是露出傻乎乎的笑容的脸现在面无表情,倒是平添了几分威严。

千手柱间!

扉间无声地吼道,他握紧了拳头,气势汹汹地朝着自己的实验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