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日更是不可能的,如果接受不了请不要点关注,作者玻璃心,看到掉粉就会心碎的QAQ

檐底铃声5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极慢,慎入!
2、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5的扩展,大概不会全按照大纲写,慎入!!!

——

想要捉到黑绝就要先找到宇智波斑,现在的斑已经死遁了,不知道藏在那个山沟沟里。

可是鸣人对木叶刚刚成立时期的地形完全不了解,他对着地图崩溃地揉着头发:"这不是完全没有头绪吗,跟我熟悉地形完全对不上啊我说!这样下去要找到地老天荒了!"

"真是个白痴,斑在神无毗桥捡到带土,那个时候他已经很老了而且还连着外道魔像,应该到不了很远的地方,这就说明那附近肯定就是他的藏身之处!"

"对哦,我怎么忘了这个!那地点应该是在火之国边境吧,以这个点为圆心扩散出去,这样范围就小了很多!太好了!佐助好厉害啊!"

"哼,果然是个吊车尾。"

"其实,佐助,还有一件事想跟你说……"

"?"

"最近长老们和水户姨姨神神秘秘的,我就去偷听了他们的谈话。初代大叔打倒了宇智波斑之后禁锢了九尾,现在他们在商量让水户姨姨把九尾封印到她自己的体内。"

"……"

"虽然在历史上水户姨姨就是初代九尾人柱力,但是我想在他们封印的时候把九喇嘛抢走,由我来当九尾人柱力!我可是很想念九喇嘛的说。"

"……"

"总而言之,我这两天暂时不能来找佐助你了,不要太想念我了哦。那就这样,回头见了,佐助。"

"……吊车尾!"

"?"

"别死了。"

"佐助是在关心我吗?我好开心。我漩涡鸣人大爷才不会那么轻易就死掉呢,好不容易找回了佐助,我才舍不得离开你,离开大家呢,放心吧,三天后的晚上,别忘了给我留窗哦。"

——

夜晚,木叶村外的祭坛里,一群人簇拥着漩涡水户走了进来,千手柱间回过了身:"水户姬。"他向水户轻轻点头。

水户行礼:"晚上好,柱间大人。"

千手柱间屏退其他人,带着漩涡水户走进了祭坛深处,这是一个天井的底部,上面的空洞可以看到天空,和和无数闪耀的星星。

漩涡鸣人已经在这里等候很久了,他蹲在上面的隐蔽处,紧张地盯着走进了的这两个人。

红色的怪兽被巨大的鸟居压在下面,沉睡着,时不时露出锋利的尖牙,令人不寒而栗,这就是九大尾兽之中最强的一只——九尾。

封印阵已经绘制完了,水户走到封印阵中坐下。

千手柱间一言不发,他示意水户躺下,随即解开了明神门。

九尾苏醒过来,咆哮着想要挣脱,漩涡水户立即释放出来无数条金色的锁链,牢牢地困住了九尾。

说时迟那时快,漩涡鸣人按照计划好的剧本假装失足,从天井上方掉了下来,随着长长的惨叫,他狠狠砸到了漩涡水户怀里。

金色的锁链失控一般缠绕上了鸣人,鸣人被勒得惨叫出声。封印阵里墨色的文字开始发出金色的光芒,九尾庞大的身躯越缩越小,直到随着锁链没入了鸣人的身体。

这个意外发生得太突然又结束得太快,导致千手柱间和漩涡水户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仪式终了,封印阵里发光的文字褪去,只留下一片干净的土地。漩涡水户呆愣地抱着鸣人。鸣人已经痛昏过去了,小小的身体上满是冷汗,还在不停地颤抖。

千手柱间紧赶几步上前,抱过鸣人,手上凝聚起查克拉探查鸣人的身体。半响,他放下手,凝重道:"身体上没有什么问题,鸣人的身体很好足以压制住九尾的躁动,;但是精神上就不好说了,封印九尾的过程像是把剧烈又漫长的疼痛压缩成了几秒钟的时间,意志坚定的成年人都会忍受不住,小孩子精神脆弱,一瞬间受到那么大的冲击,很有可能会摧毁他的大脑。"

"也就是说,鸣人再也醒不过来了吗?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这种情况外界的我们是帮不上忙的,只能看鸣人自己恢复的情况了。"

——

那个吊车尾,已经是第三天了,为什么还没有来?你又迟到了,跟卡卡西老师别的没学到,一手迟到的功夫倒是学得炉火纯青,真是个笨蛋啊。

佐助坐在窗边,静静地望着远处的方向,那里是一片混沌的黑暗。

他在期待那个橘黄色的身影出现,照亮这片黑暗,也照亮他。

——

"柱间大人,外面有一个宇智波家的孩子想见您。"

"是佐助吗?让他进来吧。"佐助可不是来见我的,一定是来找鸣人的吧,千手柱间心想。

"火影大人,我来找漩涡鸣人,好几天没有见到他,我有些担心。听说他在您家修养,我就冒昧上门叨扰了,望您见谅。"

"哈哈哈,这种事情完全不用在意啦,佐助君想要过来玩的话我这里随时欢迎哦,鸣人就在里屋,来,我给你带路。"

"鸣人受了点伤,现在昏迷不醒,佐助多跟他说说话,说不定他就能醒了。"

"鸣人,佐助来看你啦!"

"……"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啦。"

"多谢火影大人。"

——

……

"笨蛋,快点醒过来吧。"佐助轻轻地抚摸着鸣人的脸,闭上眼睛俯下身去。

手下的脸的肌肉不自然地僵住了,佐助睁开眼,对上了鸣人蓝色的眼睛:"唔……佐助,你在干什么?!"

鸣人瞬间缩到了墙角,佐助的唇在鸣人唇边擦过,红着脸捂着嘴惊恐地望着佐助。

"你该不会是要亲我吧?!亲、亲吻这种事,是要跟女孩子做的啊!"

"……"

"佐助,不要这么盯着我看看还不好,我害怕!"

"……"

"你要干什么?!我们是朋友啊!"

鸣人看着靠近的佐助再次向墙角缩了缩,害怕他再次强吻自己。

佐助轻轻抱住鸣人,额头抵住鸣人的额头;"吊车尾,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鸣人愣了愣,放松下来,回抱佐助:"我不是早就说了吗,我是不会死的,我要是死了,留下佐助一个人多寂寞啊。我们两个都会活很久,然后也会过的很幸福,然后一起变成两个菊花脸的老头子,最后再一起离开。"

"嗯,我答应你了,吊车尾。"佐助勾起唇角。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