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最近太丧了,欢迎催更,至少让我知道还有人想要我写下去QAQ

避风港——番外1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行文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2的拓展,剧情线发展混乱,慎入!!!

——

宇智波富岳踉跄了几步,在地上站稳。这是一片荒原,一阵风卷着尘土飘过,他看了看身后的棺材和旁边怎么看总是有点不对的大儿子,十分懵逼。

——

今天夏天,趁着孩子们的暑假,他们一家和水门一家来到山里消夏。

森林的边缘是一条小河,河水清澈见底,偶尔可以看见有鱼游过。

美琴和玖辛奈在河边的草地上铺上了野餐布,打算在这里吃午餐。

小河边上是他小儿子和水门家的鸣人欢快戏水捉鱼的身影,这两个人自成了一个闪着金光的神秘领域,令人不忍直视。

要说他这个小儿子佐助,小时候因为一些事情自己和美琴总是不在他身边,常年寄养在水门家。

等再次见面的时候,富岳才发现,自己原来那个小小的、软软的、乖巧地叫着爸爸冲过来抱着他的腿撒娇的小儿子已经变成了叛逆期的臭小子,对自己爱理不理。

养在水门家那么久,居然没有被传染上水门已经祖传的灿(bai)烂(chi)的笑容吗。本来以为会看到一个阳光少年,结果却是中二病爆棚的小鬼。

富岳内心十分崩溃,他可爱的儿子啊,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而且这个小子对自己爱理不理,却对美琴和鼬脸红害羞,这个区别对待也是绝了。

这孩子在追着鼬瞎跑的几年里似乎也被水门家的鸣人追着跑,跟鸣人产生了一些独特的感情。

当着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候,总能散发出一种让他这个老父亲十分牙痛的氛围。

富岳捂着酸痛的腮帮子,视线转向了另一边,那里是他优秀的大儿子鼬和不知道为什么会跟来的一只卷毛。

卷毛是那几年鼬在国外的时候被家族派过去协助鼬的人,可能跟他们有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关系,不过富岳懒得追溯。

这两个人相处的倒是意外的默契,富岳也很惊讶自己的大儿子会接受这么一个自来熟的人。

思考之间,富岳看到卷毛又撩了一下鼬的辫子。两个人开始谈天说地,那些奇怪的哲学问题让人听得头疼。

富岳另一边的牙也开始疼了起来。'看来等回家直接得去预约个牙医了。'他想到。

——

酒足饭饱之后,佐助和鸣人靠在一起昏昏欲睡。

'吃饱了就睡的臭小子,早晚变成牛!'富岳暗搓搓地想。

美琴和玖辛奈正在收拾饭后的一片狼藉。

水门揽住他的肩,提议在河边走走消消食。

他和水门沿着河边慢慢走着,水门扭身望着河水,难得有些发愣。

富岳有点不耐烦,他刚想开口,却见到水门这个从小到大运动神经极好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点亮了平地摔的技能,一个踉跄就要往河里栽。

富岳赶忙一个箭步上前拉住他,却被重量和惯性带得一起向河里摔去。

——

本来以为会摔进水里浑身湿透,没想到眼前的河和水门一起消失了,面前是一片荒凉的土地。

富岳抬起头仔细打量着穿着奇装异服还戴着奇怪图案的美瞳的大儿子,内心一阵悲凉。

看似正常的鼬也在这些年发生了大变化,他的审美完全扭曲了,网格衫都敢往身上穿,还涂了指甲油。

他这个父亲做得实在是太不合格了,但是这么多年没有管过他,现在再来指手画脚也太碍眼了点。

不过鼬应该也是会在家里尽力压制着自己的小爱好的。

这次只是被自己无意撞见了,要不然他还会接着瞒下去吧。

富岳深深地叹了口气,走上去试图拍拍鼬的肩膀,却被对方快速躲开了。

富岳放下手,认真地看着鼬,说道:"鼬啊,你也不要这么紧张。我知道,你这些年也过得不容易啊,人总是要有一个发泄情绪的通道的嘛,我理解你。但是你这些小爱好自己私下里弄一弄就好了,不要被美琴发现哦,要不然我也救不了你了。"

鼬看上去十分震惊,连脸上的八字纹都更加明显了,他摆出了一个中二的手势,大声喊道:"解!"

富岳看着他的动作,不忍直视地捂住了脸,他家大儿子的中二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

玖辛奈从空中摔下来的时候忍不住发出了惨叫。

她刚刚明明两脚站着平坦稳固的大地上,可是突然就一空,草地消失,她和美琴飘在空中,正在自由落体。

她努力想要抓住美琴的手,却因为气流太大而难以触碰。

本来以为自己死定了的玖辛奈被人接住了。

她睁开眼看去,是鸣人接住了她。远处的美琴被卡卡西接住了。

玖辛奈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都金灿灿地发光的儿子,一脸惨不忍睹地捂住被亮光刺痛的双眼。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