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日更是不可能的,如果接受不了请不要点关注,作者玻璃心,看到掉粉就会心碎的QAQ

灯如昼1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

漩涡鸣人躺在血泊里。

血液一点点流失的感觉并不好,身体冷到让人条件反射地想要打哆嗦,但是他却动弹不得。只能躺着那里,感受着自己生命的流逝。

这种濒死的状态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应该说,这样的感觉与四战时被抽走尾兽的痛楚而言其实不值一提。

不过那一次他逃脱了死亡,靠着另一半的九尾活了下来,这次也许不那么幸运了,也许真的会死掉说不定。

他看向天空,夜晚的天空没有星星,只是一片宁静的黑色,这样的颜色让人想到佐助。佐助更适合隐于黑暗,这似乎是所有人都默认的事实。

四战之后,他与佐助在终结之谷大战一场,佐助终究还是认同了他。

后来,他当上了七代目火影,娶了温柔的雏田,那个一直爱慕着他的女孩,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

这是他一直期盼着的家庭,幸福而温馨。

但是火影事务繁多,一摞摞的文件磨平了他早年好动的性子,忍界的暗涌让他无心关注自己的家庭。

雏田一直在默默地支持他,那个贤惠的女孩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

他没有让雏田幸福,看着记忆中害羞的女孩被家中的琐事反复捆绑着,疲惫袭上了她的脸庞再也没有褪下。他没有给雏田带来幸福,想来宁次在黄泉也会责怪他是吧。

他的儿子博人对他忙于工作不顾家庭的行为十分不满,他虽然愧疚于自己的家庭,但是却依然不能满足儿子陪伴在身边的微小要求。

佐助由于高层的忌惮,便失踪没有接上他断去的右臂。

佐助在他的撮合之下娶了小樱,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佐良娜。

但是家庭没有融化掉佐助的冷漠。

在大战之后不久,他养好了伤,便离开了木叶。对外的说法是长期任务,可是他们对此都心知肚明高层的忌惮和无形排斥才是佐助离开的原因。

小樱也不开心,但是她的不开心掩盖在了平时的笑容下面。佐助常年不归家,她自己拉扯着女儿长大十分不容易。也许她心里明白,佐助对她的感情中并不存在着爱情这份感情。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两个为什么当时没有拒绝掉呢?鸣人有些时候会胡思乱想。他有些后悔当时的撮合了,在那两个人的默许下进行的撮合却造成了三个人的不幸,这都是他的错。

这个和平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

在孩子们渐渐长大的时候,新的敌人出现了,更加强大,也更加残暴。

忍界的和平被打破,人柱力们再次遭遇到了灭顶之灾。

尾兽们再次聚集,他和佐助倾尽全力抵御着这些不速之客。

忍界的众人再度联合起来,可是敌人太强大了,每一次取得的微弱的优势,都是用自己人的尸骨堆积而成的。

他的儿子博人和同期的伙伴们也加入了战斗中,孩子们早早地上了战场,快速地成长了起来。

最可笑的是事情发生了,在前线拼杀的他没有死。安安稳稳待在后方的人们却被袭击,死伤惨重。

他和佐助变成了两个可悲的鳏夫,两个大男人被哭泣的孩子们围绕着,手足无措,面面相觑。

没有时间悲伤,敌人一波接一波的攻击令他们无暇顾及。

他将最后的查克拉送给博人,看着他在佐助的掩护下用螺旋丸击败了敌人,那个时候真的是十分欣慰和骄傲。

这已经是新一代人的天下了,他身上一直背负的东西也许放下了。

虽然不是寿终正寝,但是死的时候儿女的围绕在身边,最好的朋友也在旁边,这也算是个不错的结局了。

就这样吧。漩涡鸣人想着,沉入了黑甜的梦乡。

——

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能看见爸爸妈妈和小樱雏田了吧。

漩涡鸣人有些期待,他们一家终于能在黄泉团聚了。

虽然力竭而死这个死法算不上帅气,但是也总的来说算是打败了敌人嘛。

——

阳光照在脸上,即使闭着眼睛也能感觉到一片白茫茫的视野。

黄泉里也会有阳光吗?鸣人茫然地想着。

他睁开眼,却看到了自己旧时公寓的天花板,发黄的墙壁显示着它经历的漫长时光。

鸣人猛地坐起身来,环顾四周,这是他以前的公寓,地板上还有没有干掉的泡面汤汁,杂物和垃圾布满地面。

他的身体也变小了,穿着儿时的睡衣。

他跳下床,跑到窗户边上看去。

这是,重建前的木叶?为什么?是幻术吗?

在尝试了各种方法失败之后,漩涡鸣人望着日历上的日期发呆,这一天是第七班诞生的一天,是他、佐助、小樱还有卡卡西老师结成一个团队的那一天。

'我回到了过去?'鸣人坐在床上抱着头做出崩溃状。'为什么会这样?现在该怎么办?'

"总之看情况随机应变好了!"思来想去想不出结果,鸣人痛苦地用枕头狠狠地拍了一下头,抹了把脸,大声地喊了出来。

"鸣人你这个臭小子一大早瞎叫什么呢?!"打开的窗户跳进了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暗部。

那是一个女人,艳红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她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弯下腰开始收拾地上的垃圾。

"一天不见屋子就乱成了这个样子,真亏的你能在这种屋子里睡觉。"

鸣人保持着警戒的姿势,愣在了那里。

"……妈妈?"鸣人紧紧地盯着那个红发的背影,艰难地挤出了几个字。

女人手下的动作一顿,很快又若无其事地收拾起来。

"你今天怎么了?分班的第一天很紧张?想妈妈了?"女人把手中的漫画杂志堆起来放在了书柜里,回身捏了一把他的脸蛋。"遗憾的是,我不是你妈妈。"

"早饭在桌子上,快去吃吧。"女人指了指桌子上的盒子,继续收拾起地上的杂物。"在学校加油啊,要跟未来的队友好好相处哦。"

鸣人迷迷糊糊地走到桌子前坐下,打开了便当盒,饭菜卖相一般,味道却好吃到让鸣人几乎就留下泪来。

女人洗了手出来,看着鸣人呆呆地坐在桌子旁望着饭菜发呆。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怎么了?胃口不好?"

"没有,饭菜很好吃!多谢款待!"鸣人把头埋到了饭盒里,凶猛地扒着饭,吃相十分难看。

吃完了饭,鸣人拿起忍具包带上,走到门口打算向着说道:"我出门了!"

正在洗着碗的女人回过头来,面具遮住了她的表情,但是从她的声音里可以想象出她现在正在笑着:"路上小心!"

——

鸣人来到了教室里,坐在了最后一排。

看着小时候的同期,百感交集。

他看向窗外,瞳孔紧缩了一下。校门口是佐助的背影,他正跟两个人说着话。

那是穿着上忍马甲的鼬和一个不认识的卷毛宇智波。

佐助幼稚地抱着鼬的腰不撒手,怒视着卷毛宇智波搭在鼬肩上的手。

鼬似乎察觉到了鸣人的注视,他向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鼬拍了拍佐助的肩膀,指着鸣人的方向说着什么。

佐助随着鼬的手指看向了鸣人,鸣人已经,急忙转移了视线。

鸣人趴在桌子上,看着佐助走进了班级,佐助越过了他以前的座位,佐助向他走过来?

鸣人呆住了,佐助在他身边坐下,看着他痴呆的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扭过头看向门口。

班上的人基本上到齐了

伊鲁卡老师拿着分班的名单进来,很快就念到了第七班。

"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佐井。"

鸣人又愣住了,他猛地看向了小樱。那个粉发的少女正跟井野挤在一起,遗憾着没有跟佐助分到一个班。

"油女志乃、犬冢牙、春野樱。"

鸣人有些慌了,他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日向雏田的身影,他张嘴欲问,又不知道该问谁。

就在他慌神的时候,班里的人陆陆续续地被老师带走了。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

宇智波佐助看着漩涡鸣人格外不爽,今天的吊车尾格外的傻,从分班名单念出来开始就开始发愣,更别说刚才在校门口对视的时候他还转移了视线,而且自从自己进班以来他都没有都上来说话,直到现在,都一句话没说。

他该不会是生气上次他考试不及格我嘲笑他的事了?那难道不是他成绩那么差活该被嘲笑吗,更何况我只后也邀请他一起去练习了。

还是上次我拒绝跟他去吃拉面的事?那次鼬哥刚刚结束任务,我肯定要跟着鼬哥去吃团子啊。跟你去吃了那么多次拉面,就拒绝一次你就不高兴了,真是太小心眼了吧。

还是说,他不想跟我分到一个班?所以才这样的,他刚刚盯着春野樱看,肯定是没有跟她分到一个班很遗憾吧,呵呵,那可真是可惜了,毕竟以后你就跟我绑定了,分也分不开呢。你还是放弃那个花痴的女孩子吧。有我这个朋友还不够吗?

佐助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他看向有气无力趴在桌子上的漩涡鸣人,狠狠地瞪着他。

——

鸣人对着佐助恶狠狠的视线十分茫然,他从来也搞不清佐助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又生气了。

鸣人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正想要说些什么。

门开了,他们的指导老师来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