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日更是不可能的,如果接受不了请不要点关注,作者玻璃心,看到掉粉就会心碎的QAQ

避风港1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不好剧情进展会非常缓慢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2的拓展,剧情发展混乱,慎入!!

太阳快要落山了,橘黄色的阳光斜勾勒出两个女孩的身影。

漩涡玖辛奈挽着好友走在路上,这是每天放学她都会路过的小巷子。

她正同抱怨同好友宇智波美琴抱怨着:"社团的工作对水门来讲可比我这个女朋友重要多了啦,美琴我跟你说哦,上次他……"。

她的余光瞥见了阴影处的一团东西,被她盯着,那团东西颤抖了一下。

她跑偏了话题"呐,美琴,那边有什么东西在!难道说是痴汉?!"

玖辛奈举着书包缓慢地靠近那团阴影,嘴里大声说着:变态大叔,快走开啊,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啦!"

距离一点一点地消失,那团阴影颤抖着发出来一声呜咽。

"小孩子?!"玖辛奈吓了一跳。那个金色头发的孩子浑身是伤,蜷缩中阴影中,警惕地望向她。

看到这个孩子缓缓抬起的脸,蓝色的眼睛,脸上的猫须,还是身上破烂的衣服,玖辛奈不知道为什么眼眶一热,心仿佛被揪住了,一抽一抽地疼。

玖辛奈用力抹了一把发红的眼眶,柔和了声音:"那个,我没有恶意的说,你还好吗?"那孩子只是颤抖着流泪,缩在角落没有回答。

"我叫漩涡玖辛奈,你的名字叫什么啊?"玖辛奈蹲在他面前,轻轻问道。

"……我叫漩涡鸣人,我找不到家了。"听到玖辛奈的名字,那孩子的眼睛亮晶晶地,、一眨不眨地盯住了玖辛奈,"大姐姐,和我是一样姓漩涡呢,你知道我的爸
爸妈妈在哪吗?我怎么都找不到他们的说。"

玖辛奈回头与美琴交换了一下眼神,有些抱歉地回答到:"对不起,我不知道啊。"

她向孩子伸出手来:"过来这边,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父母的说!在此之前就有我来照顾你吧!"

——

夜深了,警察局里,玖辛奈刚刚做完笔录,抱着孩子坐倒在椅子上,"啊,累死了。"鸣人在她的怀里安静地坐着,一声不吭。

"鸣人饿了吗?待会请你吃大餐哦,你想吃什么?"怀中的孩子抬起头,大声说着到:"我想吃拉面。"

"欸,听起来不错,鸣人原来喜欢吃拉面吗?""对啊,我最喜欢手打大叔家的拉面了我说。"两人正欢快地交谈着。

一道温柔的声音插进了话"再此之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家孩子都进了警局也没想起来给家里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呢?玖辛奈。"

"水户姑姑?"玖辛奈身子一僵,慢慢地转过身去,红色团子头的女性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旁边黑色长发的男人摸着后脑傻笑道:"哈哈哈哈,水门打电话给水户,她才知道你的情况,马上就找上我来帮忙了。"

玖辛奈望向他们身后,金发的青年长身玉立,目光柔和地望着她,目光对视之间,仿佛时间凝固了一般。

打破这个局面的是鸣人肚子里传来的咕咕声,水户看着这个红着脸怯生生地望着自己孩子,不禁失笑:"都这么晚了,我们先去吃饭吧,有事路上再说。"

——

热腾腾的拉面上的蒸汽模糊了边上人的脸,鸣人固执地抓住玖辛奈的衣服不放手,"不要,不要,我要和玖辛奈姐姐在一起。"

千手柱间无奈地松开了抱住鸣人的手,耸了耸肩"这孩子……"

金发少年走到玖辛奈身边,弯下腰温柔地与鸣人平视,"玖辛奈姐姐今天很累了,也饿了,"波风水门摸了摸鸣人与自己相似的毛扎扎的金发"吃饭的时候由我来照顾鸣人好吗?"

小鸣人抬头看了看抱着自己的玖辛奈,少女年轻的脸上带着笑,但是还是难掩眉宇间的疲惫。他点了点头,顺从地被波风水门抱了过去。

两个一大一小的金毛一本正经地对话对话的情景逗笑了玖辛奈和水户。

"想不到水门对孩子还真有一手。"水户打趣道"看着这两个金发凑在一起简直就像是父子了。"

水门柔和地笑了笑,下巴蹭了蹭怀里孩子的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孩子就觉得很亲切,这可能就是缘分吧。"

玖辛奈从宛如一个小盆拉面碗里抬起头来,嘴角还沾着酱汁,含糊不清地说道:"果然水门也是这么觉得的吗,我看到这孩子就觉得他真是特别可爱又乖巧的啊,……"后面的话语被大口吞咽的咀嚼声掩盖住了。

水户用力地向玖辛奈的后脑糊了一巴掌,差点把她的头拍进汤汁里,"女孩子不要这么粗鲁,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说话!"

千手柱间看了看吃饱喝足已经在水门怀里昏昏欲睡的孩子:今天这个孩子就麻烦水户照顾了,明天把他送去警察局,那里会有专人照顾他的。"

"不要!"玖辛奈拍案而起,她看了看睡着的鸣人,压低了声音"我答应过他一定就帮他找到父母的,在此之前就由我来照顾他!"

"你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要怎么照顾另一个孩子?再说你还要上学,根本没时间照顾他啊。"水户难得严厉地看着玖辛奈。

玖辛奈地气势弱了下来,"我不管,我已经答应他我会照顾好他了,我说到做到。"

"玖辛奈,不要任性了,这不是你逞强就能办到的事情。"水户拍了拍她的肩膀"今天晚上你可以好好照顾她,明天一定要把他送到警察局。"

玖辛奈从水门怀里接过睡着的孩子,紧紧地抱着,"不要送他去警局,我一定可以照顾好他的,而且还有水门呢。"说着,她恳求地望向身旁的金发青年,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水门无奈地笑了笑,揉了揉那头他爱不释手的红发,"我这边也拜托了,请您答应玖辛奈吧!"他深深地弯下腰。

千手柱间看到情势不对,赶忙插话道:"这也算是给孩子们的一个锻炼了,更何况年纪大了养个小孩玩玩也不错嘛。"

漩涡水户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三双狗狗眼:"怎么连柱间你也……算了,那就先养起来吧。不过等找到了他的家人后一定要送回去哦。"

玖辛奈欢呼出声:太好了!谢谢姑姑、柱间叔叔。"

——

波风水门家门口,昏暗的灯光照着少年的身影,玖辛奈在车窗里望着青年的背影,突然打开了车门,"那个,我去跟水门道个别!你们稍等一下。"

金发青年听到了背后凌乱的脚步声,回过了身,"玖辛奈,是忘记什么东西吗?"

"没有,就是今天的事多谢你了"玖辛奈低着头小声说道"你闭上眼睛。"

"不要这么见外啊,支持玖辛奈可是我作为男友应尽的义务啊。"水门含笑地看着眼前的红色头顶。

"啰嗦,快闭上眼啊。"玖辛奈轻推了他胸口一下

金发青年听话地闭上了眼,忍不住笑意:"难道玖辛奈是要偷亲我吗?"

玖辛奈没有回话,水门感觉到少女微软的身子靠在他怀里,嘴角碰上了一片温热,一触即离。

水门睁开眼,看到了如兔子一样惊慌失措逃向不远处的车的身影,缓缓地捂住了脸,金色的发丝中发红的耳垂格外的明显。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