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最近太丧了,欢迎催更,至少让我知道还有人想要我写下去QAQ

花间蕊1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

宇智波斑从噩梦中醒来,屋里已是一片黑暗。

他摸索着想要点着附近的蜡烛,却发现屋子里的摆设换了位置。

这个放置的方式……这是泉奈的房间!

有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声音掩不住难过:"泉奈大人,斑大人的换眼手术已经完成了,十分成功,;您可以放下心了。请再躺下多休息一会吧。"

来人是宇智波火核,是斑的得力干将,也是族中的三把手。

可是他刚才叫我什么?泉奈大人?

惊讶之间,斑抚上自己的眼睛。

虽然脸上裹着绷带,但是明显感觉到眼皮凹陷下去,眼眶里没有眼球。

这是泉奈的身体!我到了泉奈的身体里!那泉奈呢?泉奈会在我的身体里吗?!

斑捂住腹部的伤口,疼痛蔓延到了全身,但是他无暇顾及。

他急切地抓住火核:"带我去族长卧室!快!"

——

"泉奈!泉奈!"

宇智波泉奈被呼喊声吵醒,他不悦地翻过身来。

从提出把眼睛移植给斑哥的那时起,他就没想自己会活下来。

但是这不代表他忍受在想要安静地进入沉眠的时候被人不断吵醒。

到底是谁啊?不能让人安静去死吗?

颤抖的手轻轻触碰了泉奈的脸颊,那只手冰凉冰凉的,就像一个死人。

泉奈警惕了起来,他的手伸到了枕下想要拿出那里藏着的苦无,却什么也没有摸到。

来人紧紧地抱住他:"真好,真好,泉奈,你会活下来的,太好了!"

"斑哥?"泉奈犹豫地回抱了上去,却发现蹭到他脸上的斑的耳朵却滚烫得仿佛要烧起来。

而他的另一只手,在斑哥背后摸到了熟悉的,每天都会扎的辫子。

泉奈一惊,摸索起了自己的身体。

头发是硬硬的炸毛,没有扎起来。眼眶里的眼睛完好无损。腹部也没有那道贯穿了他的伤口。

泉奈又摸向斑的腰间,那里裹着厚厚的绷带。

摸向斑的眼眶,眼皮底下没有了眼珠。

——

泉奈紧紧地抱住怀中自己的身体,几乎要留下泪来。

都怪他,要不是他执意要把眼睛换给斑哥,斑哥也就不会来到他这具破败的身体里。

死的人应该是他才对,斑哥应该好好活下来,获得永恒万花筒的力量,然后振兴宇智波一族,有一个幸福地家庭才对。

现在斑哥要代替他去死了。

不要!

绝对不会让斑哥死的!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一定会让斑哥活下来的!

——

千手柱间在一片散落的酒瓶中醒来。

他闻了闻身上的酒臭味,环顾四周。

这里是扉间的实验室,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明明刚才房间里计划着晚上潜入宇智波族地给泉奈治伤的事情,然后睡着了。

难道是扉间把我带过来的?不可能,这样我不会没有察觉啊?

千手柱间站了起来,走向了实验室的门口。

他无意中瞥见了门口柜子里放在的一面镜子。

千手柱间呆住了。

镜中映出了一个有着一头白发,脸上有三道红痕,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人。

那是他的弟弟,千手扉间的脸。

——

千手扉间从书桌上爬起来,这里是他大哥千手柱间的房间。

桌子上还乱丢这一些纸团,扉间展开了其中一个。

纸团上的杂乱涂鸦让他大为光火。

这个不省心的大哥打算夜闯宇智波族地。

扉间把手中展平的纸再一次地捏皱了,他打算去找他大哥理论一番,然后看紧柱间,不要让大哥毁了他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千手一族的优势。

扉间起身时被垂到胸前的黑色长发吸引了注意。

他试着伸手扯了扯,感觉到了头皮的刺痛。

扉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他来到房间的镜子面前。

镜中映出了一个黑发男人,平时总是露出傻乎乎的笑容的脸现在面无表情,倒是平添了几分威严。

千手柱间!

扉间无声地吼道,他握紧了拳头,气势汹汹地朝着自己的实验室走去。

评论(12)

热度(80)

  1. 公子步月竹里花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