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最近太丧了,欢迎催更,至少让我知道还有人想要我写下去QAQ

檐底铃声4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极慢,慎入!
2、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5的扩展,大概不会全按照大纲写,慎入!!!

——

"鸣人,不许在和那个宇智波家的孩子来往了,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水户姨姨将来可是会称为初代火影夫人的,你现在绝对不能表现出对宇智波的亲近!"

"对啊,鸣人,听婶婶一句话,宇智波一族是邪恶的一族,他们不祥的写轮眼是靠着杀死最亲近的人进化啊,你要是和那个孩子成了好朋友,将来他就会为了力量把你杀掉的,就像那个叛忍宇智波斑为了力量杀掉他弟弟一样!"

"我不!佐助是我重要的朋友,我绝对不会放弃他的!"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我们还能害了你,这不都是为了你好……"

"二长老、长老夫人,今天天色已晚,鸣人玩了一天已经累了,到此为止吧。鸣人,快回去休息吧。"

"哎,鸣人,等等!"长老的呼喊没有叫回鸣人。

"水户,你太宠鸣人了,那个孩子多少该懂些事了,我们漩涡一族的立场……"

"鸣人这件事就是小孩子的感情交流,没必要扯上我们这些人之间的弯弯绕。而且鸣人与宇智波家的孩子交朋友的事火影大人已经知道了,火影大人很高兴。"

"今天与火影大人游览木叶有些疲惫,恕我先行告退。"水户行了个礼,退出门外。

——

"佐助?佐助?你醒着吗?嘶!笨蛋佐助,你想杀了我吗?"鸣人险险避过擦过脸旁的手里剑,翻窗进来,跳着脚压低声音说道。

"闭嘴,白痴!什么事让你大半夜不睡觉来找我?"

"佐助,我在想,既然上天让咱们到了这个世界,一定是要让咱们来做什么大事,比如阻止黑绝施展无限月读之类的?"

"你就是为了这种事吵醒我,还大事?嗯?"

"佐助,你要冷静啊!在这里放千鸟房子会塌的!而且还会引来别的人啊我说!"

"放开我!白痴吊车尾!"

"不要!我放开佐助的话,佐助又要消失了!"

"……"

"呐,佐助,我们一起去找宇智波斑吧,干掉黑绝,解除斑和初代大叔的误会,大家一定都会幸福的,说不定将来宇智波也就不会……,你也就不会……"鸣人的声音低沉下去,他把头埋在宇智波佐助的肩窝处,看不见表情。"我想要和佐助一起。"

"……好"宇智波佐助感觉肩上这个大白痴难得的情绪低沉,他迟疑了一下,缓缓回抱住漩涡鸣人。

——

今年的夏天十分闷热,连蝉鸣都叫得有气无力。天空一片湛蓝,没有一片云朵。

千手柱间坐在屋里,和室的门大开着,他静静地盯着门外挂着的风铃。

今天的夏天没有风啊,风铃都不响了,有点寂寞啊。"他心想。

突然,风铃叮铃叮铃开始晃动,仿佛有人在拨弄着一般。

推拉门映着一个人影。

千手柱间一瞬间心里被狂喜占据,他猛地站了起来,打翻了桌上的茶水,兴奋着大叫道:"Mad……!"

一声还没有叫完,漩涡水户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眼前。剩下的发音被生生梗在了千手柱间的喉咙里。

他后知后觉地想起,宇智波斑,已经不会再来见他了。再也没有人闲闲地靠在门柱上,拨弄着那个风铃等他做完工作。再也没有人与他促膝长谈、把酒言欢了。那个最懂他的人已经被他杀死了,那一簇刚刚在心里发芽的幼苗已经被自己亲手扼杀了。

千手柱间收拾了自己略微失态的表情,向漩涡水户微微叩首:"不知水户姬今日前来有何事?"

漩涡水户直视着千手柱间的眼睛:"火影大人,水户今天不为别的,就是关于婚约和封印九尾的事情想找大人谈谈,毕竟事关重大,我……"

——

漩涡水户走后,千手柱间站住走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风铃。

在宇智波斑死后的那段时间里,他收到了无数赞誉和感激。所有人都在欢呼雀跃,他只能在暗处默默悲伤。

杀死了斑什么的,根本不是功绩啊,不如说是一种罪孽,一个诅咒。

但是现在的千手柱间是木叶的火影,是千手的族长,唯独不是宇智波斑的挚友了,他身上负担着无数人的期望。

等到木叶走上正轨,我就去见你,好不好?斑。

到了黄泉,我一定会向你好好道歉,不论你怎么责备我我都不会再放开你了。

斑,一定要等我啊。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