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最近太丧了,欢迎催更,至少让我知道还有人想要我写下去QAQ

避风港5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行文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2的拓展,剧情发展混乱,慎入!!!

——

"佐助,不要走,求求你了,呐,我们一起回家吧?"

"不行,我一定要去找鼬问清楚,他为什么要杀那些人,甚至就连爸爸妈妈都被他害的……"

"无论是什么人,只要挡住我的道路,我都会将他们一一打倒!即使是你,也一样,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识相点快点醒悟吧!你要再不醒悟我就真的弄断你的手脚,把你弄趴了再带回去啊。"

"唔!你动真格了,可恶。"

"是啊,动真格了,我这一拳是想打倒你的。"

"我这个人对你来说已经不算兄弟,什么都不算了嘛?我们一起度过的日子,全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吗?"

"你还真啰嗦。你个只会嬉皮笑脸的混小子,你到底懂我多少啊?从小就傻乎乎的你,到底懂我多少啊?你说啊。就因为有过亲人所以才会痛苦。失去了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又怎么能明白?"

"要说真正的父母和兄弟,我确实不懂。可是水门爸爸、玖辛奈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我有想象过。和你和鼬哥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了兄弟呢。"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如此?"

"对我来说,你是好不容易才有的亲人。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我不会让你走的,竭尽全力我也要把你带回去!"

雨下得太大了,两个少年就在这条小巷子里展开他们人生中的第一次对决。

鸣人已经昏过去。佐助踉跄着走到他的身边坐下,缓缓抚摸鸣人红肿的脸。

想到鸣人在雨中的嘶吼,他微微勾起唇角,却不慎扯到了脸上的伤,他痛得直抽气:"这个白痴,还真下得了手。"

他的手慢慢从滑到鸣人的唇边,轻轻把他嘴角的血丝抹去。

他低下头,近乎虔诚地,覆上了鸣人的嘴唇。

一触即离。

——

鸣人,到了那边之后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事就联系家里,记得……"波风水门抱住鸣人不撒手,那依依不舍的傻爸爸样已经吸引了周围路人的注目。

玖辛奈看不过去了,一拳打在水门头上:"快适可而止了啦!再这样下去会被围观的。"

鸣人傻笑着:"不用担心我,我没问题的。"

"这次出去,你人生地不熟的,一定要万事小心才对。找到佐助之后,不要再和他吵架了,尽快和好吧"水门继续叮嘱道。

"嗯,我一定会让佐助认同我,然后带他回来的我说!"鸣人握拳大声说。

玖辛奈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儿子,有志气!"

水门和玖辛奈默默注视着那飞机云,直到消失不见。

——

鸣人踏上了异国的土地,他打了一辆出租车,打算前往预订的落脚地。

随着司机越开越偏僻,就算是不认识路,性格又大大嘞嘞的鸣人也不禁有点不安起来:"大叔,你是不是走错方向了,我记得那个公寓应该是在市中心才对吧,这里好像有点荒凉……"

他与司机注视着后视镜的眼睛对视了,背后一凉。

鸣人没有死心,他继续问道:"大叔,我……"

车停在一间破旧的仓库门口,司机走下车绕到另一边为他打开车门:"漩涡鸣人先生,请下车,有人想找你谈谈。"司机的口音有些怪异,大概是不常说日语的原因。

"您的手机暂且由我保管,等您谈完话就还给您。"语罢,司机从一个奇妙的角度抽走了鸣人手里紧紧握着的手机。

鸣人惴惴不安地走进仓库,外部破烂的仓库里面干干净净,空旷的地上放着两张扶手椅,摆着日式点心的茶桌,与这些欧式的家具格格不入。

扶手椅上的人抬起头来,鸣人的瞳孔放大:"鼬哥!"

鼬看着他,笑着向他招招手:"鸣人,快过来坐下。"

鸣人恍惚地走过去坐了下来,只听鼬感叹的说:"好久不见了,鸣人,佐助那个孩子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真是辛苦你了。"

鸣人垂下头,不敢去看鼬含笑的眼神,他闷闷地说:对不起,鼬哥,我违反了好好照顾佐助的约定,佐助离家出走了,请你骂我吧!"

鼬摸了摸眼前垂头丧气的金色脑袋:"佐助的事不是你的错,那个孩子钻牛角尖了,他太固执了,听不进去劝,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鸣人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来头:"鼬哥,关于那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才不相信鼬哥会做出那样的事情!鼬哥才不是那种人!"

鼬严肃了起来:"今天找鸣人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我希望鸣人可以帮我个忙……"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