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最近太丧了,欢迎催更,至少让我知道还有人想要我写下去QAQ

彻夜难眠4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非常慢,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1的拓展,不会完全按照大纲写,剧情发展混乱,慎入!!

——

琳躺在暗部宿舍的床上,目光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那天她和卡卡西结伴去迎接老师,却只见到了老师和师母的尸体,以及幸存下来的孩子漩涡鸣人。

明明才是刚刚出生的孩子,却被父母擅自决定了命运,成为了九尾人柱力。

村子的高层很快决定将这个还是婴儿的九尾人柱力作为挡箭牌,挡下村民们的质疑和嫌恶。

琳对此当然是激烈反对,可是因为不明原因复活的她,自己还是一个被监视的对象呢,又能有几分话语权呢。

时间渐渐过去了,在某天,琳独找到了重新上任的三代目。

第二天她便收拾行李从临时宿舍里搬出来,加入了暗部,接下了一个长期任务——监视九尾人柱力。

——

小鸣人渐渐长大,琳教他说话,领着他学步,漫长的日子里莫名多了几分做妈妈的感觉。她拍下鸣人成长的照片,整理成册。在空闲的日子里,她坐在老师和师母的墓碑前,翻开相册,一点一点地向他们讲述鸣人的成长。

在这些年里,琳和卡卡西有了无数次长谈,她曾经努力地想要开解卡卡西,但是失败了。

琳对于卡卡西来说是带土喜欢的人,是重要的同伴,是带土托付给他的重任,是一定要保护好的人。而对琳来说,卡卡西是她喜欢的人,是个骄傲的天才。

无论是她还是卡卡西都无法跨过带土设下的那恍若天堑的沟壑。

——

大概是总是在想带土的原因,琳开始频繁地做起有关带土的梦。带土还活着,带土见到了卡卡西杀死自己的场景,带土坠入了地狱,带土想要创造一个新世界。

这反复的梦使琳莫名多了几分希望,我死去一年都复活了,说不定带土也一样呢。她便找了机会,去验证了梦里的情节,发现了现实里真实的证据。

当天晚上,琳失眠了。翻来覆去了一个小时之后,她猛然坐起,下定了决心。她把梦里的事情都写了下来。

——

琳抱着鸣人去见了卡卡西。

死鱼眼的年轻人像是见了鬼一样:"琳,你怎么把他抱出来了?!"

琳把怀里的孩子塞到卡卡西怀里:"我接下了一个长期任务,接下来会离开村子几个月,鸣人就拜托你照顾了。"琳顿了顿,强调说:"没有人比我们两个老师的亲传弟子更有资格抚养老师的孩子了。相关的事宜我已经汇报上去了,你只要安心养孩子就好了。"

卡卡西抱着这个烫手山芋,死鱼眼直直盯着琳。

"看我也没用,你不养也得养!"

小鸣人明明是坐在陌生人怀里却一点也不怕生,他咯咯地笑着,想要扯下卡卡西的面罩。

卡卡西赶紧抓住他的小肉手:"琳这几年真是越来越强势了。"

琳歪着头看着他笑:"卡卡西这几年也越来越有猥琐的中年大叔气质了呢。"

他们挥手告别。

——

热闹的祭典,烟火的光芒照亮了常年弥漫的浓雾。

琳拿着苹果糖走在街上,真是热闹啊,好久没来人多的地方了。她随手买了一张兔子面具待在脸上

琳走到了祭典摊子的尽头,面前是神社的台阶。这个神社里有一颗许愿树,琳打算去许个愿。

上面有个人影走了下来,琳没有在意,继续向前走着。在她与那个人影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反射性地瞥了一眼那个人。

来人是黑色的长发,看起来发质很硬,凌乱炸起;穿着黑色长袍;带着一张漩涡形橘色面具,奇怪的是那张面具只有一个露出右眼的孔,左眼被完全遮在了面具下头。

琳猛然反应过来,她不动声色,如果按照梦里的情节,那个人应该就是带土,总之先跟上去看看。

可是短短几秒,当她回头,那人已经消失了,一丝痕迹也不见。

琳冲入人群,四处张望,却没有再见到那个身影。

祭典的乐声持续了一个晚上才结束。直到太阳升起,人们才陆陆续续地离开,只余一地狼藉。

琳坐在神社的台阶上,看着带土消失的方向出神。

一定要研究出能对付神威的忍术!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