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日更是不可能的,如果接受不了请不要点关注,作者玻璃心,看到掉粉就会心碎的QAQ

避风港4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行文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2的拓展,剧情发展混乱,慎入!!!

——

"最近你们有没有感觉佐助越来越沉默了,也不笑了,每天都冷着个脸,他最近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可能是因为家人都不在身边的缘故吧,这么大的孩子还是很需要家人了啦。"

"唉,鼬哥出国前千叮咛万嘱咐,希望我照顾好佐助的,结果现在佐助变成这个样子,鼬哥知道了肯定会回来追杀我的我说。"

"也许是中二病犯了说不定,啊啊,佐助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呢。"

"总之,鸣人,你从小就跟佐助一起长大,最了解他,麻烦你去和他谈谈,无论有什么烦恼可以大家一起面对,不要总是一个人承受,那样多辛苦啊。"

"交给我吧,我漩涡鸣人大爷的口遁之术目前还未尝败绩呢我说!哇!好疼,为什么打我?!"

"臭小子,在父母面前自称大爷,要翻天了是不是!你给我站住,我今天非得好好教教你规矩不可!"

"嘛嘛,玖辛奈不要太生气了,鸣人已经知道错了……"

漆黑的走廊上,虚掩着的门里透出了暖黄色的灯光,客厅里传来阵阵说笑声。

佐助抱膝坐在门外,听着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默默地把头深深地埋进了膝盖里。

——

红发女子步伐欢快地走进了木叶小学的校园,迎面走来银色头发带着口罩的男老师。

"哟,卡卡西,下午好啊!我来接佐助了!"

"?"

"你知道最近佐助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那孩子,回了家就关上门把自己锁在屋里,主动跟他谈也不说话,孩子大了,太难管了啦!"

"师母,佐助已经被走了啊?"

"欸,是谁来接的啊,难道是水门?那家伙,也不知道跟我提前说一声,害我白跑一趟,回去要好好教训他一顿我说!"

"不是水门老师接走的,是佐助认识的人,听说是他父母的朋友。"

"佐助没说过这件事啊,美琴那边也没提过,那个人有说他会把佐助带去哪吗?"

"应该是没提,今天是隔壁班的老师送走的佐助,我马上给他打电话。"

"顺便问一下那个人的具体情况,我也去给水门打个电话,希望事情不会是我想像的那样。"

——

警察局。

玖辛奈做完笔录,靠在椅背上疲惫地呼出一口气。问询室的门再次被推开,波风水门大步走了进来。

玖辛奈看见丈夫进来,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一次落了下了。水门环住她,安慰性地轻抚她的后背。

门再度被推开,卡卡西拉着不情不愿的黑发男子走了进来:"老师,我们是来道歉的,都是因为我的疏忽才导致了佐助被拐走,对此我真的是十分抱歉!"他深深地弯下腰。

"笨蛋卡卡西!快起来!这明明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轻信了那个人的话,没有去打电话确认,也不会变成这样。老师,卡卡西没有错,都是我的错,请你骂我吧!不要责怪卡卡西,这个笨蛋已经非常自责了。"

水门轻轻叹了口气:"这件事不是你们两个人的错,那个人应该是早有预谋了,他在很早以前就接触过佐助了,这是我的错,没有早点察觉到不对。"

……

——

警察走了进来:"打扰了,我们查到佐助少爷的所在地了!已经派人过去了,只是……"

"只是什么?快点说啊!"

"只是令公子坚持要一起过去,我们劝不住他,现在她已经跟着车队走了!"

——

"佐助!快醒醒,看着我!你对佐助做了什么?你该死!!"

"鸣人,冷静下来!不要被愤怒蒙蔽了心灵!不要再打了,他已经昏过去了!"

"鸣人!你听到没有!"

——

宇智波佐助睁开眼睛,眼前是白茫茫一片。身旁仪器规律的滴滴声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白色的被子是埋着一个金发的脑袋,格外扎眼。

"白痴,这次又被你追上了吗。"

他尝试着想要抽回被紧紧握住的手,不想却惊醒了漩涡鸣人。

"佐助,你醒了!"惊喜的人扑上来死死抱住他"幸好你没事,要不然我怎么跟鼬哥交代啊。"

鼬……佐助的眼神暗淡了一瞬。他开始试图撕掉身上的八爪鱼,"笨蛋,太紧了,你要勒死我吗?!"

"对不起,佐助。"

"嗯?"

"没有保护好你,下次不会了,不,没有下次了!"

"……"

"佐助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白痴吊车尾,你给我滚!!!"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