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日更是不可能的,如果接受不了请不要点关注,作者玻璃心,看到掉粉就会心碎的QAQ

彻夜难眠3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非常慢,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1的拓展,不会完全按照大纲写,剧情发展混乱,慎入!!

——

莫非我已经身在黄泉了吗?还是说这是敌人的幻术,才让我又见到了琳?

卡卡西保持着与琳对视的姿势。他想象给无数次再次见到琳时的场景,他以为自己会痛哭着地恳求琳的原谅,他以为他会努力带着微笑去见琳。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应该说,他根本说不出话来。喉咙里被一种恶心欲吐的感觉占拒了,胃里仿佛沉了块大石头地压住了,闷闷的疼。

自从琳死后,他像是绑着石块沉入了深深的海底,快要窒息了却无力挣扎,也不想挣脱。像我这样无能的废物,活该一辈子被着杀死同伴的罪孽活着。但是带土选择了我,他让我用他的眼睛来看这个世界,带土的一部分还活在我身上。

只是,带土在黄泉之下会责怪我吧,违反了和他的约定,没有保护好琳。

已经没有脸面去见带土了啊。

——

琳脸上的笑容快要僵掉了,卡卡西似乎石化在了原地,半天都没有动。

她走到卡卡西面前,歪着头看着他:"卡卡西,你没事吧?为什么不理我啊?"她推了一下眼前僵住的少年,脸上的表情严肃起来。"说起来,现在是什么情况?九尾闯进了村里?水门老师呢?喂,快回答我啊!卡卡西!"

卡卡西反射性地回答道:"水门老师去追击敌人了,敌人以不知名方式诱使了九尾暴走,现在大量伤员转移转移到了避难所,我正在找有没有剩下的伤员,这是最后一次搜索了。"

"比起这个,琳,你是……"卡卡西的话被琳打断了。"既然如此,你快点带我去避难所!我是作为医疗忍者,这个时候必须去帮助村子里的大家!"

琳扯住卡卡西向前踉跄着走了几步,回头看着卡卡西:"我现在腿脚不方便,麻烦卡卡西你来背我去避难所,可以的吧?"

卡卡西依然没有反应过来:"不,琳,你……"他的话再次被琳打断"快!"

——

卡卡西背起了琳,少女温热的身体靠在他的背上轻盈的像是一个梦。他机械性地向前迈着步子,耳边是少女戏谑的声音:"卡卡西今天有些不在状态啊,呆呆的,是在被窝里被九尾吵醒还没睡醒吗?"

"为什么一副好久没有见到我的样子?明明刚刚才分别的啊。"少女轻轻的笑声传入耳朵。

"琳,已经一年了,距离你的葬礼已经过了一年了啊。"卡卡西艰涩地说呢"那道雷切搅碎了你的心脏,老师赶来的时候你已经死了。我是看着你下葬的。"

琳沉默了,半响才道:"对不起,擅自死在你的手里,把这些事都交给你来背负,这样的我实在是太自私了,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琳坚定地说"作为队友,无论什么事,以后我都和你一起面对的,你已经不用再独自一人承受了,卡卡西!"

卡卡西苦笑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是避难所已经到了,琳从他背上爬了下来。认出了卡卡西的忍者纷纷围了上来询问情况。

琳见他一时难以脱身,便自己快步向里面走。痛苦的呻吟声此起彼伏,空气里弥漫着泥土和血气混合着的味道。琳深呼了一口气,在一个重伤者的身边蹲了下来,手上凝聚起查克拉。

卡卡西好不容易摆脱了人群的包围,在角落坐下。他紧紧盯着在伤者中穿梭的少女,看着她扬起温柔的微笑安慰着哭泣的孩童,轻柔地为伤患包扎伤口。胸口酸楚难言。

属于夜晚的黑色渐渐被晨曦的光芒吞没。

避难的人们难以入睡,全都紧张地盯住门口。九尾的咆哮已经停了一段时间,大胆的人走了出去,小心翼翼地向外看去:"九尾消失了!四代目大人打败九尾了!我们得救了!"

琳走到卡卡西面前,笑着向他伸出手:"卡卡西,我们一起去见老师吧!"

阳光照了进来,模糊了她的轮廓,耳边是彻夜未眠的人们欢呼英雄名字的声音。卡卡西面纱下的唇角小小扬起:"嗯。"他搭上了那只向他伸出的手。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