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日更是不可能的,如果接受不了请不要点关注,作者玻璃心,看到掉粉就会心碎的QAQ

檐底铃声1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极慢,慎入!
2、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5的扩展,大概不会全按照大纲写,慎入!!!

——

千手柱间走在去南贺川的路上,他在那里认识了一个新朋友,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可是他在河边从艳阳高照等到了玉兔初升,他的朋友还是没有来。千手柱间这才恍然想到,啊,斑不会来了,因为,我已经把斑杀死了啊。

千手柱间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碰到了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这个男人拿着团扇和镰刀,鲜红的写轮眼里奇妙的图案在不停地转动着。千手柱间兴奋地向他奔去:"斑!我就知道你没事,斑才不会像他们说的那样这么轻易死掉呢!"

男人却只是淡漠地看着他,一动不动。"柱间,你本末倒置了。"留下了这句话,男人缓缓走远,他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大洞,鲜红的血液不断地涌出,慢慢地凝成了一个血洼。血色慢慢蔓延上千手柱间的身体,他在血浆的沼泽中挣扎着前行,这条路仿佛没有尽头,最后他倒在泥泞的路上,而斑再也没有出现。

千手柱间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他在把刀捅入斑的心口的一瞬间就后悔了,斑的心口有一个大洞,他流了好多血,,我怎么也堵不住。千手柱间榨干了每一滴剩下的查克拉拼命想要治疗斑,但是没有用,他只能斑伤的太重了。他只能无力地任由那具尚且温热的尸体在他怀里慢慢冷却。那双总是带着笑意凝视他的眼睛合上了,再也不会睁开了。

他开始剧烈的咳嗽,咳的那么厉害,身体都蜷成了虾米,血色浸染了他的手,暗红色的血从指缝中淌了下了,弄脏了洁白的被子。

千手柱间躺在被窝里,他仿佛看见了旁边年幼的自己的幻影,年幼的他带着恶意的笑死死地盯着他:这是活该!斑死了,你为什么还活着?你为什么不去死?你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千手柱间听着耳边恶意的低语,无力地笑着,再次拉上了被子,努力进入梦乡。

现在,不管是什么样的噩梦,只有能再一次让我见到斑,我都……

屋外,呼啸的大风吹得窗户都在呜呜地响着,犹如有人在哽咽着说着什么。房檐下的风铃被风吹动,叮铃叮铃地响个不停。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