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日更是不可能的,如果接受不了请不要点关注,作者玻璃心,看到掉粉就会心碎的QAQ

避风港2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行文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3、本文是作者脑洞2的拓展,剧情发展混乱,慎入!!!

——

一年后,正值四月,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

"恭喜毕业!"的声音在校园各处此起彼伏。一阵清风吹过,花瓣四处飞舞。

"头疼了,春天的风太大了些,偏偏在这个时候过敏了,啊嚏!啊嚏!"玖辛奈连打了几个喷嚏之后,无奈地翻出了口罩带上,"这个样子根本没法好好拍照留念了啦!"

"说起来,美琴,把我拉到这个地方你想跟我说什么啊我说?"玖辛奈看着把她拉到这个偏僻角落的好友,宇智波美琴难得地羞涩了,看着美琴的大红脸,玖辛奈灵光一闪"难道说你终于要抛弃宇智波富岳那个闷骚男投入我的怀抱了吗?干得漂亮啊美琴!来,亲一个!"

"哇,干嘛打我?"玖辛奈捂住了被美琴弹了一下的额头。

"才不是呢,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美琴捂住红通通的脸,不敢看好友的表情。"其实,我和富岳商量好了,等我们高中毕业就结婚。这个是请柬,婚礼就在这个月月底,到时候你和波风桑一起来吧。"

递出的请柬并没有被对面的人接住。美琴不禁抬起头来,却见玖辛奈如临大敌地望着她手中的请柬,仿佛那不是两张薄薄的纸而且点燃了的炸弹什么的。

"那个,美琴,怎么说呢?为什么这么突然就决定结婚了?"玖辛奈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还记得新年的时候吗,我去参加了家族的晚宴。"美琴缓缓说道"我在那里认识了一个孩子,名字叫鼬,是个非常可爱又认真的孩子,他的父母早亡,现在是被亲戚们轮流抚养着。我一见到他,就像你见到鸣人时的那种感觉,心里热乎乎的,无论如何我都想收养这个孩子,所以我就去跟富岳商量了,他也同意了。"

"可是就算你想要收养孩子,也没必要这么早就结婚吧!"玖辛奈想确认什么似的急切地问。

"我和富岳都觉得早点结婚,稳定下来对孩子也好。我想给鼬一个完整的家庭。"美琴认真地与玖辛奈对视着。

玖辛奈看着美琴的眼睛,喉咙中仿佛有什么梗在了里面,半天才说出话来:"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一定会祝福你的。"

她用了抹了抹眼睛,扬起笑容搂住美琴的手臂:"我养了这么久的上好的大白菜就被富岳那个闷骚给拱了,我好不甘心了啦!呐,美琴,我给你办个单身派对好不好啊?"

宇智波美琴微笑着揉了揉靠在肩上的红色脑袋,笑而不语。

——

转眼间,又过去了两年。

夏日的阳光照得人们萎靡不振,知了不知疲倦地叫着,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日式的大宅里,玖辛奈有气无力地瘫在桌子上,"我已经不行了,快要融化了,好像住进冰箱里啊我说。"

宇智波美琴把托盘放在桌上,优雅地跪坐下来:"要不要吃点冰激凌?"

玖辛奈一动不动"我要草莓味的!"

里屋走出了两个孩子,鸣人亦趋亦步地等在宇智波鼬身后,嚷道:"鼬哥,让我也抱抱佐助嘛我说。"

美琴微笑着想两个孩子招手"鼬、鸣人,天太热了,来吃点冰激凌吧。鼬,我来抱着佐助,你先吃。"

宇智波鼬依依不舍地把弟弟交给了母亲,拿起来桌上的冰激凌。

漩涡鸣人则直接抓起母亲面前的那份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鸣人你个臭小子,那是我的冰激凌!!!"玖辛奈面目狰狞地逼近鸣人,"不要跑!"两个人在走廊上展开了追逐战。

美琴怀中的婴儿被吵醒,睁开了眼睛,但是他并没有哭。只是睁着亮晶晶是大眼睛乖巧地看着周围。

鸣人凑了过了"啊啊啊,把佐助吵醒了,怎么办啊我说?!"

玖辛奈和鼬也凑了过来,鸣人伸出了食指小心翼翼地戳了戳婴儿的脸蛋,"好软啊!"他感叹到。

这时佐助伸出了小手握住了鸣人的食指。"他跟我握手了,好可爱啊!"

鸣人激动地红着脸站起来大声地宣告"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佐助!"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