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最近太丧了,欢迎催更,至少让我知道还有人想要我写下去QAQ

灯如昼2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

银色头发带着面罩的忍者亲密的搂着一个人的肩膀走了进来。

窄小的门口容不下两个大男人同时进入的宽度,两个人在门口挤了一下,这样了却也没有放手,硬是挤了进来。

鸣人望着那个左脸有着凹凸不平的疤痕的人,似乎看呆了。

“宇智波带土?”

一个巴掌向他脑后袭来,鸣人反射性地向佐助那里错了一步,几乎靠在了佐助身上。

“要叫老师!”“笨蛋,不要靠的这么近!”两个声音交错响起。

鸣人被佐助推得踉跄了一下,倒在了进门的第三个人的怀里。

软软的凸起?

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一只手拎了起来,在空中胡乱的蹬腿挣扎。

“臭小子,敢占琳的便宜?!”

“放开我!”“放开鸣人!”

两双漆黑的眼睛恶狠狠地对视,空气中仿佛迸出了火花。

宇智波带土的手臂被轻轻挽住了,他回过头来,跟那双温柔的棕色眼睛对视了一秒,马上心虚地放开了手。

没有防备的鸣人重重摔在了地上,他揉了揉摔痛的屁股,跳了起来,警惕地望着带土。

那个宇智波的眼睛是完好的,卡卡西的双眼也是,到底怎么回事?

--

“抱歉啊,鸣人,带土太急躁了。”温柔的手轻轻揉了揉鸣人的头发。

鸣人抬起头,呆呆地望着这个女人,棕色的头发和脸上紫色的花纹,正是他在卡卡西老师的旧相册里找到的合照中的女孩——野原琳。

“好了,其实我和卡卡西只是来旁观的,带土才是第七班的带队老师哦,大家要好好相处啊。”棕发的女人笑眯眯的说。“不过要是平时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和卡卡西哦,我们肯定会帮助大家的。”

--

艳阳高照的上午,他们聚集在训练场中,鸣人看着宇智波带土拿出了两个铃铛,心里失望地嘘了一声,还是这个套路啊。

大树的树荫下站着琳和卡卡西。

琳兴高采烈地向着鸣人一行人喊道:“要加油啊,鸣人、佐助,还有佐井君。”

宇智波带土直直地望了过去,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点莫名的委屈,头上仿佛有一片阴云环绕。

“带土也要加油啊!”乌云立即被阳光驱散,带土周围仿佛冒出了小花花。

他的余光不慎瞥见了琳旁边的男人,内心不满。

那个人这个时候还在抱着他的小黄书不放手,明明今天很早就蹲在了他的窗户上,还害得他早上醒来的时候吓了一跳。

说是要看看带土当上老师的样子,还叫上了琳一起。现在还不是埋在他的书里根本不抬头嘛。

果真是个大垃圾!

带土的眼神凶狠了起来,他恶狠狠地白了卡卡西一眼,却正好对上了卡卡西的眼。

那个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带起头来,眉眼弯弯地注视着他,看到带土凶狠看来的目光,卡卡西向着他轻轻地眨了眨眼。

带土打了个激灵,装作什么是都没发生一样转过头来,可是他的通红的耳朵却泄漏了他不平静的心情。

“快,你们商量好了没?开始吧!”

--

鸣人躺在大太阳下的草坪上,目光无神。他刚刚被佐助狠狠地毒舌了一番。

他的左手抬起,捂住被阳光刺痛的双眼。

但是,这样的日子真好啊。

一个黑影挡住了直射在鸣人脸上的阳光,鸣人向上看去。

倒着的佐助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吊车尾,这样就萎靡不振了?”

“才没有呢!”鸣人猛地坐了起来,他的额头差点撞上佐助。

金色的柔软发丝划过下巴,痒痒的,佐助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下巴,眼神柔和了起来。

“那就快起来!贤二说要请我们吃烤肉。”佐助伸出手。

“嗯!”鸣人的眼眶有些发热,他狠狠点头,搭上了那只手,一使劲就站了起来。

佐助看着他们交握的手,嘴角轻轻地勾了起来。

鸣人没有放开手,佐助也不说。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双拉着手向前走去,面前是夕阳下的木叶,在晚霞的笼罩中,宁静而温暖。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