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里花开

最近太丧了,欢迎催更,至少让我知道还有人想要我写下去QAQ

天降之物2

观看须知:
1、作者文笔极差,剧情进展拖沓,慎入!
2、此文逻辑不通,人物ooc,剧情流水账,慎入!!!

——

忍宗,大筒木羽衣的书房。

翻来覆去地看着这张字条,羽衣沉思着。

“这些字与现在的文字有一些相同之处,但是简略了很多,语法也有一些类似之处,倒是可以猜出大致意思。”

“为父事务繁忙,不得空闲。这事就交予因陀罗你了,正好你也顺便校考一下阿修罗的学习进度。”  

“是。”

--

待从宗主的书房出来,阿修罗像没骨头一样靠在了因陀罗身上抱怨了起来:“老爹根本就不忙啊,明明只是坐在那里发呆而已嘛。”

因陀罗用指头轻轻地推了一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

“父亲事务繁忙,这件事既然我可以自己解决,就不用去劳烦父亲了。”

“嘻嘻,好久没跟哥哥一起玩了,我也很开心啊。”

“哥哥每天天不亮就出去修炼了,晚上回来也只呆在屋子里。像这样跟哥哥说话也是好久没有过了。要不是我主动找上来,哥哥该不会还是一直不理我吧。”

“我不是故意的,是阿修罗每天你起得太晚了,每次来不及跟你告别就出门了。”

“哼!别以为我没看出来,我对哥哥的所有事情都很清楚,那天明明就是生气了。”

“太藏私底下其实有点害怕哥哥的,他觉得哥哥平时处理事务的时候看上去好像很凶。那次游玩才没有邀请你。”

“而且之后我也跟他们好好给他们讲了哥哥的温柔之处了。”

“哥哥明明很温柔啊,要是大家都能明白就好了。”

因陀罗轻轻地叹了口气,未尽的话语湮灭在冰凉的晚风之中。

阿修罗,会觉得我温柔的人,只有你一个啊。

--

阿修罗凑近了书桌,椅子拖过地板划出了长长的令人牙酸的刺耳响声。

因陀罗打了个激灵,皱眉向后看去。对上了阿修罗傻乎乎的笑脸,眼中含满了某种期待的感情。

因陀罗无奈地站了起来,接过弟弟手中的椅子,将其搬离地面,轻轻地放在了自己坐的椅子旁边。

阿修罗欢快地奔了过去,乖巧地坐在了座位上,继续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

--

真是败给你了。

因陀罗揉了揉弟弟的头发,坐下来继续破译卡片上的文字。

--

屋外由喧闹变得寂静,夜深了,陪伴着因陀罗的只剩下了草丛里蟋蟀的叫声和身边阿修罗轻轻的呼吸声。

因陀罗转头一看,信誓旦旦地说着要帮他的弟弟现在已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了,嘴边咧开了笑容,像是做着什么美梦。

只是可惜了他手下的纸张,已经被某人的口水浸湿了一片了。

因陀罗掏出手帕擦掉弟弟嘴边的口水,轻轻地把那张湿了一半的纸张抽了出来。

纸上的字迹已经模糊不堪了,但是还是能看出一部分。

有两个小人手拉手的涂鸦,阿修罗还特地用红笔画出了其中一个小人的眼睛。

还有一些断断续续的句子,像是什么“认真的哥哥最好看了”之类的话。

因陀罗被取悦了,他微微勾起了唇角,清浅的笑容里带着一丝令人看不懂的情绪,但也无比温柔。

--

夜深了,阿修罗却突兀地醒了过来,身上盖着的毯子有他的动作划了下来,他尴尬地看着桌子上的口水,在因陀罗看过来的时候试图用袖子挡住。

因陀罗轻轻挪开他的胳膊,“脏。”,拿起桌边的抹布擦了擦那片地方。

阿修罗望着哥哥的侧颜,感到了无地自容。偷偷用袖子抹了抹嘴。

--

因陀罗体贴着羞得恨不得把头埋在桌子下面的弟弟,主动说道:“这张卡片上的文字已经破译完了,一起看看吧。”

“嗯?嗯!”阿修罗愣了一下,马上答应了。

--

卡片背后的这段文字似乎是一个人的自述,他似乎每天都在旁观着别人的生活,又由别人的生活想到了自己和自己的哥哥。

他看着一个孩子出生、长大、又夭折在战场上。孩子偶然认识的朋友却是对立家族的人,他们在战场上厮杀,直到一个杀死了另一个。

那个人写了自己和哥哥曾经的美好回忆,最后却语焉不详地暗示了兄弟的决裂。

--

阿修罗惊讶地发现这个人的回忆有与自己和哥哥的经历几乎完全重合的部分。

简直,就像是,写下这些事情的人就是他一样。

他不安地抓住了哥哥的手:“哥哥,写下这个的人是我吗?我看这些事,简直就像是、是。。。。”

他的眼眶红了,现在的阿修罗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被兄长牢牢地护在羽翼下的他无法想象到这么残酷的未来。

因陀罗轻轻拍着弟弟的后背,抬起阿修罗的脸,认真地直视着他的眼睛:“这个人不会是你的,我也不是他的哥哥。我们绝对不会走到那个地步的,阿修罗,我深爱着你啊,所以,不要怕。”

--

安抚着深受打击的弟弟,因陀罗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阿修罗哄到了床上。

在阿修罗的强烈要求下,让他从自己的房间抱来了被子,睡到了自己的床上。

--

因陀罗再一次坐到了书桌边上,细细查看着文字里出现的词语。

把查克拉转生这个概念记了下来,打算明天向父亲询问。

--

因陀罗回到床边,却看到阿修罗把自己的被子踢到了一遍,却抱着他的被子睡得香甜。

他认命地摇了摇头,捡起来阿修罗的被子,拍了拍,轻轻爬到了床上,躺在了阿修罗身边,盖上了阿修罗的被子。

身体被阿修罗的气息所环绕,在这深夜让他感到了无比的安心。

--

亮了大半夜的灯光终于熄灭了,忍宗终于陷入了沉静的黑暗中。

黑沉沉的夜,仿佛有无边的浓雾沉重地涂抹在天空中,连星星的微芒也被掩了起来。只有那高悬在空中的月亮,偶尔在缝隙中透出了一丝血色的光影,美丽而不详。

评论(3)

热度(10)